首页 > 书库 > 《神花洛》若神花的功效 GAY吧 神花洛平胸小受文

神花洛

仙侠连载中

《神花洛》是孙吾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神花洛》精彩章节节选: 人人都在猜测着掌门之位会传给谁。 次日,各掌事都在纷纷准备明日的传位仪式,忙的不亦乐乎。 第三日,传位仪式准备妥当,一切看着那么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09 12:05: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神花洛》是孙吾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神花洛》精彩章节节选: 人人都在猜测着掌门之位会传给谁。 次日,各掌事都在纷纷准备明日的传位仪式,忙的不亦乐乎。 第三日,传位仪式准备妥当,一切看着那么

《神花洛》免费试读

人人都在猜测着掌门之位会传给谁。

次日,各掌事都在纷纷准备明日的传位仪式,忙的不亦乐乎。

第三日,传位仪式准备妥当,一切看着那么顺利,整个金坛犹仙坛,灵云殿犹仙宫。可谓是:

朱绫灰调暖烛飞,红案白器鲜果满,银风素裹青衣飘,云堂宇殿赛蟠会。

辰末之时,传位仪式正式开始。

众弟子一袭轻装束腹带,头顶兜帽步新履,都穿着正式,迎接新任掌门。

只见众弟子围坐金坛内外,口中念念有词,个个神情肃然,跟着掌事的指挥,祭天拜地,祈福纳气,以求平安。

只见:

缥缈灵坛云雾绕,

经声震天拜诚渊。

剑舞卦阵显神明,

通玄成仙应玉皇。

虽未有神明应现,但平常人看到也被此情景所震撼。

这玉女的道法也是高深,八卦阵内众弟子聚气成云,再由道法高深的掌事施法,雪雾闪电的现象随手成形,甚至幻化仙踪神迹也不在话下。

不知内法的弟子也都以为神仙下凡了,人人膜拜敬仰好不虔诚。

这祭天仪式仅是传位仪式的开始,接下来在灵云殿内是正式传位,掌事依玉女传位的规法。

第一项:宣事。

由藏峰洞祖师递出封金锦簿,此锦簿乃是记录历代掌门的文册,均是由当代祖师联名推选出掌门人,然后交于当代掌门,并进行传位宣读之用。

钰玑子立于天坛中央,接过封金锦簿,打开簿册。

威严宣道:“玉女道法,源远流长,我祖勋德,恩泽八方,浩浩九州,岁岁辉煌,乾坤周转,福至今时。”

“继玉女道统,续素心之法,以传承列祖列宗之徳,以敬道法自然之灵。”

“吾玉女第八代掌门人钰玑子,传法于玉女第九代掌门人,凝贞子,众望所归,同心同德,祖代千秋,日月经天。”

说完震鼓雷雷,风电疾驰,道经齐诵,通天功贺,一派神圣气象令人叹为观止。

只见十位弟子列座于祭坛之前,钰玑子慢步踏出,提气起宣道:“第九代掌门凝贞子,上前接簿。”

凝贞子看了看众弟子,人人均表示祝贺,再看看大师姐,亦是欣然祝贺,便不再推脱,上前接簿。

第二项,复议:

只见一位老者上前,甩拂正声道:“众弟子可有异议?如有异议,上前讨教,如无异议,奉法交接。”说完便退了下去。

随后便是举行仪式,交接“玉女三圣”。

也就是象征掌门地位的血玉扳指和太乙拂尘,还有玉女绝学《玉女素心经》的秘籍。

完事之后,戴上威翎冠,请上新任掌门入座,新任掌门念词宣誓完毕。

第三项,敬茶:

这敬茶也是有些许讲究,玉女派分属道宗,这茶既是生命的体现,又是新生的代表,新掌门敬茶于旧掌门,就在于新代替旧。

敬完茶后凝贞子算是正式的掌门了。

传位仪式顺利结束,凝贞子顺利登上掌门之座,血玉扳指、太乙拂尘和《玉女素心经》也一并继承。

虽然整个仪式从最开始到最后都看似顺利,一切那么自然,那么顺情,弟子们也是盛情怀内,个个洋溢着新的期盼和新的祝福。

仪式结束后钰玑子便略感身体不适,以为只是年纪太大,操累过度而积劳成疾,便回房歇息了。

约摸傍晚时分,采蝶去唤师父用膳,而师父并无应答,便推门而入,看师父还在休息。

有些疑惑地喊道:“师父,该用膳了,师父?师父?”

走近床前,推动师父发现师父仍无反应,再摸气息,发现早已血凉身冰,看来已羽化多时。

采蝶连忙喊来各位师姐和掌事,海牙和童伯也闻讯前来,从钰玑子死亡的迹象看,大家均认为师父是寿终正寝,如约仙逝了。

凝心子已泣不成声,凝贞子坐在师父旁边,也倍感伤心,心想这也太快了,才刚举行完继任大典,怎么说走就走。

越是伤心,越感心力交瘁,以为自己今天操劳过度,并未在意,只是越来越难受,五脏六腑亦开始疼痛,心绞如割。

当下便表情痛苦至极,只是这屋内的所有人都在为掌门仙逝而痛苦涕零,大家也未注意到自己。

凝心子也并无察觉,倒是凝贞子的大弟子慧双见状连忙安慰师父。

道:“师父,您注意身体,祖师羽化成仙是命里注定,我们还应尽快准备祖师的羽化仪式,这在玉女也是兴事,不应如此伤心。”

说完看凝贞子并不答话,表情痛苦不堪,并不像是伤心之相,连忙又喊道:“师父,师父?”

这才引起众人的注视。

凝静子也在一旁,看此情形也关心道:“掌门,莫伤心过度,慧双,还是扶掌门回房休息吧,师父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凝心子见状也转过来安慰凝贞子,抹了抹眼泪对凝贞子说道:“二师姐,我扶你回房吧。”

正说间,凝贞子更加痛苦,冷汗直冒,这才发现异样,慧双和凝心子赶忙将凝贞子扶到堂座上。

坐定后凝贞子艰难的开口说道:“五脏俱震,绞痛不已。”

众人这才一致关注到凝贞子,不知该如何处置,还是大师姐凝静子比较沉着道:“快,先修脉止痛。”

便兀自催动内力给凝贞子,想要缓解其疼痛,只是这么一催,反而凝贞子更加痛苦,歇斯底里痛苦至极。

童伯见状连忙上前查探并道:“凝贞子真人体内阴虚至极,已非常人所能承受,令人捉摸不透。”

“刚才凝静子真人是想救人,可玉女的至阴之气并不适合救阴虚至盛之症,还是我来。”

说完运气至顶,太极真法可阴阳变幻,避阴施阳,用纯阳之气克制阴湿之气,果然效果显现。

只见凝贞子痛苦略减,表情稍定,但仍痛苦难耐。

稍稍缓解后童伯接着道:“怎会突然染此痛疾?待我查看。”

说完也上前把脉盘思。突然道:“不好,此是中毒迹象,不像是平常之毒。”

说完众人哗然:“应是一种至阴至虚之毒,已侵入五脏六腑,恐中毒太深。”

温惠掌事见此情形略有思索,试探地说道:“如果掌门真是了中至阴至虚之毒,看此症状,滇西一代的奇毒五阴散与此症状相似。”

众人惊讶!

“多年前见过中此毒之人,极其痛苦,乃金蛇会的独门奇毒,除非有解药,否则极难医治。”

凝静子急道:“五阴散乃金蛇会奇毒,难道金蛇会要加害于我派?”

温惠也道:“眼下当急之事是赶快救掌门,其他之事再另行查探。”

凝静子接着道“也是,二老,可有解毒之法?”

海牙回道:“如果是五阴散,恐怕只有金蛇会的独门解药才能救治。”

“这金蛇会与我玉女相距较近,向来欷歔我玉女真法已久,也曾挑衅多次,但从来不敢如此冒犯,现如今竟如此猖狂,欺人太甚。”温瑞说道。

这时,凝贞子开口道:“温瑞掌事,切不可妄下断言,看来我今日注定要跟随师父一同逝去。”

“不,师姐,不会的,我现在就去金蛇会夺取解药,你等着。”说完采蝶就要奔出去。

可凝贞子用尽力气拉住她说道:“傻妹妹,别做傻事,这下毒之人有心下毒怎可能轻易交出解药。”

“可是,可是是谁如此狠毒?怎会突然中毒呢?”采蝶愤愤说道:“还有师父,早上还……”

说到这采蝶眉头紧锁,表情震惊,接着道:“难道,难道师父也中此五阴散之毒了?”

其他人听后也更是疑惑,也觉得有此可能,经凝心子这么一说,大家议论纷纷,要探个究竟。

“从钰玑子死去表情痛苦的状态看,不排除这种可能,待我查探。”

说完童伯运起太极真法,在钰玑子体内注入纯阳真气,试探真气反应。

果不其然,纯阳之气注入后如无底深渊,被钰玑子体内阴虚之气绵绵不绝的中和。

收法开口到:“钰玑子确实是中阴虚之毒,和凝贞子的中毒状态非常相似,应该是五阴散之毒。”

接着道:“玉女本身修习的是至阴心法,而这五阴散绝不能用玉女至阴内力强加运气修脉。”

“否则只会加重阴湿之气侵脏,加快毒气发作,越是这至阴内力深厚的人越是运气更会加快中毒。”

“可惜了钰玑子并不知道自己所中之毒,想着用自己深厚的内力稍加运作便能驱走疲态,最多损耗点元气。”

“但想不到这一运气陡然加快了中毒,再加上本身操累过度,年纪又大,经不住这么一下,就瞬间便气绝身亡了。”

“这是如何下毒?又何时中毒?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温瑞愤愤地说道。

“何人如此歹毒!”采蝶义愤填膺。

温惠接着道:“掌门,玉女的天续膏是采至山峰绝壁的灵巢和灵草所制,是调虚补气之物,虽不能解毒,但应可以延缓发作,减轻痛状。”

“此时也无计可施,只好如此,赶快让掌门服上。”温瑞和温惠连忙给凝贞子服下。

再加上童伯的纯阳之气持续输入,确实缓解了不少。但也只是权宜之计,并无法去除根本。

这时,凝贞子稍作安定后,众人陆续离去,仅留下凝静子、凝心子和琉球二老。

凝静子说道:“掌门由我来照顾吧,你们先下去吧。”

凝心子听罢让琉球二老先行退下,自己仍要守候着凝贞子。

突然凝心子想起什么,开口问到:“二师姐,为什么只有你和师父中毒,而其他人都没有中毒?你这两天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倒没有什么异常,我和师父这两天都与大家同吃同住,也未出观,要说为什么只有我和师父中毒,难不成是今早继任大典上敬师父的茶有问题?”

“茶?对了,只有你和师父饮了此茶,必定是将毒下

《神花洛》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