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缘止南北》家有儿女南北乱世缘 在线阅读 缘止南北by愚回

缘止南北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仪元,黎渊的小说《缘止南北》此文是愚回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一听到要一起算,南栀就觉得心拔凉拔凉的,她现在欠了北渊何止三千年。就他将自己从妖界捞回来这件,就足够她抵上一辈子了。 她悄悄抬头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7 06:03: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仪元,黎渊的小说《缘止南北》此文是愚回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一听到要一起算,南栀就觉得心拔凉拔凉的,她现在欠了北渊何止三千年。就他将自己从妖界捞回来这件,就足够她抵上一辈子了。 她悄悄抬头

《缘止南北》免费试读

一听到要一起算,南栀就觉得心拔凉拔凉的,她现在欠了北渊何止三千年。就他将自己从妖界捞回来这件,就足够她抵上一辈子了。

她悄悄抬头,瞄了一眼北渊,发现他正含笑看着自己,她又低下头,快速在脑子里盘算,继而试探道:“战神,不如我去给你寻一个仙娥来?我保证她做事勤恳,会洗衣做饭,还可以陪聊。”

北渊点点头,就在南栀以为北渊如此好说话的时候,北渊开口道:“原来你就是这般对待救命恩人的,那我现在就去与凤帝凰后分说分说。”

“别别别。”

南栀赶紧拦住北渊,这要是被凤帝凰后知道,还不得将自己绑了送到浮望宫来。凤帝凰后从小便教育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我刚刚只是说笑的,那还请战神再等等,等我继承礼过后,便来兑现。”

北渊见自己目的达到了,心中窃喜,面上却未表现出来,只点点头,“那你可要说到做到。”

南栀面上恭敬的点点头,却在心里嘀咕,凤凰泣血还在你那里,我如何抵赖的掉。

北渊忽然忆起他在妖界带回来的仪元,还是要问问南栀如何处置。

“原是我伤糊涂了,如此重要之事,竟然忘了。那她现在被关在哪儿?”

“在天牢里,当初我将她抓回来时,天帝天后也知晓了,她情节严重,天帝便亲自下旨。”北苑站起身,“你现在要去见她吗?”

“可以吗?”南栀小心翼翼问道,毕竟那里是天牢,不可擅闯,若是有北渊在,那进去也会方便些。

“走吧。”

南栀跟着北渊十分顺利的进了天牢,只见仪元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躺在地上,那模样真是瘆人的很。可南栀只觉得痛快,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她,不然现在也不会变成这番摸样。

北渊在门外等她,她走进去,见仪元还未醒,施法将她恢复了神识。

仪元醒来时只觉得浑身剧痛,动弹不得,她一睁眼便是南栀的面容。她的目光如毒蛇般死死盯着南栀,仿佛在可惜南栀怎么还没死。

南栀无心与她废话,变幻出天罗伞,想就此解决了仪元。

仪元见南栀对自己起了杀心,惊慌道:“你别杀我,我有黎渊哥哥的天命石。”

果然,南栀一听到这话,收回了天罗伞,静静望着仪元。

仪元见南栀肯听她说,继续道:“我将黎渊哥哥的天命石藏在了一个地方,你放我出去,我便给你。”

南栀冷哼一声,“死到临头,还敢与我谈条件。若我想,你现在就可死在这里。”

“你不能乱来,这可是天牢,你要是杀了我,就是违反天规。”

“你觉得我会怕吗?”南栀靠近仪元,用天罗伞抬起她的下巴,讽刺道,“难不成你如今还妄想出去?你欠我那么多,总归是要还的。”

仪元向后挪了两步,满眼尽是恐慌。

南栀看着仪元那狼狈的样子,笑了,“我忽然间改变主意了,我不要天命石了,我只要你的命。阿渊,我可以自己找,但你的命,我必须取。”

话音未落,南栀的天罗伞朝仪元飞去,仪元躲都没地方躲。这时一阵金光打了过来,将天罗伞硬生生的歪了一个方向,天罗伞穿过仪元的左腿,耳边顿时传来仪元的惨叫。

南栀收回伞,还想再次施法,可北渊却抓住了她的手。她不解的回头望着北渊。

北渊只强调道:“这里是天牢。”

“那又如何,今日我一定要她血债血偿。”

北渊依旧拉着她的手,死死不放,“你已经要了她一条腿了,可以收手了,剩下的天帝会有裁断的。”

“若有裁断,她怎么会活到今日。她欠我一条人命,她就必须给我还。”南栀看着北渊的双眼,一字一句道:“你根本不懂,失去挚爱的痛苦,在这一点上,你永远没有资格来训诫我。”

说罢,南栀抽回了自己的手,刚想继续施法,北渊却将她弄晕了。

他伸手抱住南栀,看了躲在角落里的仪元,抬手废了她另一只腿,又将仪元的舌头给割了。他知道此时南栀肯定不会解气,待日后再与她解释。若她今日在牢里杀了仪元,那天后也是不会放过她的。

南栀被送回凤凰宫后,便被凤帝凰后锁在房间里,继承礼前是不允许出去的。为此南栀都快气炸了,直言今后要是出去了,就拆了北渊的浮望宫。

就在继承礼的前一晚,青慕来了凤凰宫,那时南栀正在望着帝服发呆。

“栀儿,”

南栀抬头一看,竟然是青慕,乖乖的唤了一声舅舅。

青慕坐在她对面,递给她一个盒子,示意她打开。

“这是什么?”南栀一打开,便愣住了。

青慕解释道:“黎渊的天命石。”

南栀拿天命石的手顿住了,望向青慕,眼里带着不敢置信。

“这是北渊战神给我的。今日他特意来了飞栾宫,将这个托我给你。”

南栀垂眸,盯着眼前的天命石,沉默了良久,道:“他还有说些什么吗?”

“没有,”青慕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栀儿,你应当知晓,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你不能再肆意了,明日起,你就是真正的凤凰女帝,凤凰一族的兴衰都掌握在你手上。过去你自私了那么多年,到如今,你也该清醒过来了。

我不知,你与北渊战神有何渊源,这天命石也是他耗费不少灵力为你拿来的。舅舅希望你,从今往后前尘尽忘,朝前看。莫要辜负了你阿爹阿娘对你的信任。”

南栀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应道:“我知晓了,多谢舅舅,肯来同我说这些。”

青慕离开后,南栀拿起盒中的天命石,开始施法探寻黎渊的气息,但奇怪的是,无论她用何种法术,都无法提取到消息,天命石展露的消息皆是空白。

“不可能,这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呢。不可能,不可能……”

南栀拿着天命石,不停的施法,可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有。明明凤羽印还在,为何就连天命石都寻不到他的消息?难道,他真的不复存在了吗?

南栀整整一夜未睡,当凰后来为她梳妆时,她还抱着天命石在发呆。

凰后走过去,牵着她来到镜子前,为她梳头发,“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阿娘知道你还未放下,阿娘也不勉强,但今日,你可不要出了岔子。”

南栀点点头,将黎渊的天命石收好。

一个时辰后,凰后已将她打扮整齐。南栀望了望镜中华贵的模样,有些微微失神。那时,她还与黎渊约定好,她继承礼这日,黎渊是要来凤凰宫见证的。可如今……

凰后对她今日的打扮着实满意,左看右看,可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正在凰后困惑不已时,南栀开口道:“凤凰泣血,我之前落在师父那儿了,今日不戴应该也无事。”

凰后对南栀的话深信不疑,“也好,吉时快到了,我们出去吧。”

今日南栀的继承礼,天界倒是不少神仙都来了,他们都想见见这场盛大的继承礼。

南栀从门口一步一步的走进大殿,抬头挺胸的看着前方,接受这凤凰族的礼拜,以及天界众神的祝贺,她走到尽头时,桌上已摆着一把刀,她将手指戳破,以血为祭,幻化出一只凤凰朝天上飞去。如此,就算礼成了。

南栀淡淡的望着底下她的臣民,心中并不觉得有多高兴。

就在此时,一阵金光闪现,北渊便出现在她身边。北渊望着一身盛装的南栀,高贵美艳,确实有女帝之风采。

南栀被北渊吓了一跳,问道:“你来做什么?”

北渊将凤凰泣血拿了出来,为她小心翼翼的戴在额间,“自然是来给你送礼。”

话音未落,殿中忽然间飘起栀子花,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南栀一时间都看愣了,她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脑海中浮现出黎渊给她种植栀子花的情形。忽然间她觉得左肩传来炙热感,是凤羽印!

她猛地转头,望着一脸笑意的北渊,难道凤羽印与北渊有关?可他们之前明明也见过,为何到了今日才有反应。她冷静了一下,万一只是刚刚自己太过思念黎渊了,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殿内的神仙也都愣住了,这继承礼怎还会有这样一出?这北渊战神与凤凰女帝究竟是何关系?看来这一切没有面上那么简单。

南栀向北渊行了一礼,“多谢战神。”

“无事,那我便先离开了。”

“恭送战神。”

北渊离开后,南栀心不在焉的完成了最后的礼节。南栀回到房中不久,凰后也进来了,南栀一猜便知道凰后要问她关于凤凰泣血的事情。

果不其然,凰后一脸疑惑道:“你的凤凰泣血怎么会在北渊战神那里?”

南栀不想让凰后担心,只道:“应该是师父让他拿来的吧。”

“你莫要诓我,今日麟空也来了,他为何不自己给你。”

南栀见瞒不过去了,便将之前的事情与凰后说了,但她没有告诉凰后先前她使用了烈火术,只说是北渊救了自己,自己留个信物给他,日后好答谢。

章节在线阅读

《缘止南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