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弃儿修神传》弃儿修神传完本版 小说大结局 弃儿修神传女王

弃儿修神传

奇幻已完结

《弃儿修神传》是说不完的故事写的一本奇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弃儿修神传》精彩章节节选: 第二章 狼邪的背叛 程飞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和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在一座山明水秀的村落中开开心心的生活。自己在梦中很开心,里面有

|更新:2020-05-28 06:03: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弃儿修神传》是说不完的故事写的一本奇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弃儿修神传》精彩章节节选: 第二章 狼邪的背叛 程飞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和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在一座山明水秀的村落中开开心心的生活。自己在梦中很开心,里面有

《弃儿修神传》免费试读

第二章 狼邪的背叛

程飞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和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在一座山明水秀的村落中开开心心的生活。自己在梦中很开心,里面有很多和他一样的小孩子跟他一起玩。突然有一天,那两个中年人对他说,他们要出远门,叫他自己照顾好自己,而后头也不回的牵着手,向远处走去。不管他怎么哭喊,他们也不回来。突然,心中一惊,就醒了过来,发现天已经黑了,啊母已经不知道去了,感觉到肚子有点饿,就起身四处找东西吃。

“拾儿哥,拾儿哥”

正在陶罐里寻找食物的程飞突然听到有人故意压着声音喊他的名字。他知道那是邻居家啊朵,啊朵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部落中的孩子都不喜欢自己,只有啊朵例外。虽然她的父母不让啊朵来找自己,但是她总是想法设法的跑来。每次程飞都带着她去跑去河边摘果子给她吃,可以说啊朵是程飞从小唯一的玩伴。

“噢!”程飞应了一声,走了出去,看到前面站着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火红色的头发被绑成一个马尾摇摇晃晃的十分活泼。红棕色的肌肤在红光下闪闪发亮,手中拿着一个点燃了的火把。在火光的照射下,园园的脸蛋显得可爱,此时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圆圆的眼睛已经咪成了半月。

看到程飞出来,她跑了了上去,拉住程飞往部落外面跑。“走!拾儿哥,我们去河边玩。”

程飞还沉浸在悲伤中,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被那拉了个踉跄,差点摔倒。生气的甩掉啊朵的手,他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

说完也发现自己情绪不对,刚要说些好话安慰一下。却看见啊朵眼中含泪,作势欲哭,委屈的站在那俏生生的看着自己。程飞走上去,道个歉什么的。啊朵却转身就跑掉了,边跑还边哭着喊道:“你算什么东西啊!我才不想拉你手呢,以后我都不跟你玩了,我去找啊郎台玩。”

程飞当然知道啊郎台是谁,他是大舅的大王子,以前就他经常欺负自己。本来他还想追上去,突然听到啊朵这么说,心里一气,就缩回来了,心中暗暗道:“去吧,去吧,你们都不喜欢我,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是星古大陆的人,我才不稀罕跟你们玩呢。以后都不来找我才好。”越想越气,心里更加不舒服,只觉得这里的人除了啊母和啊公之外,全部都是大坏蛋。一气之下,就径自往部落外面走去。

在火牛部落的周围布着一个防守阵法。这个阵法是为了防止毒龙部落的偷袭而布置的。阵法的出入方法只有部落中有数的几个重要人物知道。但是这些对于从小在星古青木一族长大的月姬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高明的阵法,早就被她破解教给了程飞,这也是月姬为程飞所做的一手准备。

在月姬把火牛部落阵法的出入方法教会自己之后,他就经常往部落外面跑。当然这些都没跟部落的人说,因为月姬叫他谁要不要说。他自己也不想被部落的其他人知道。

走出部落,程飞又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看了看前方,借着微弱的月光漫无目的的走着,只觉得这样走着自己才会舒服点,要不然自己会疯掉,脑子总是回想起月姬所说的故事。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发现自己走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母神河”边。这里他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每当心里不舒服的时候,他都会跑来这里坐上一坐。

坐在河边,程飞脑中不断回荡着月姬跟他说的话,心中有个声音在不断响起:出去!出去!回到你自己的家乡,马上离开这个可恶的地方。

想着,想着,他突然感觉到有点犯困,就倚在一棵树下睡着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响声,把程飞一下从梦中惊醒。心中暗道:那是什么声音,好像是一群火牛奔跑的声音.........

*************************

这是一座非常豪华的帐篷,这是火牛部落内仅此于火怒主帐的帐篷,这个帐篷很长,约三十米,也很宽,约二十米,坐落在火牛部落的最西方,也就是最靠近火牛部落大门的一方。整个部落内除了位于中间的主帐,也只有最东边突术的帐篷能跟它媲美。在帐篷的最里面垒起一座约高一米的坐台,上面摆放有一把木制雕有牛头图腾的帅椅。下首两边,铺垫着两排羊毛垫子,每排有十五个。这是火怒的大儿子狼邪的主帐,也是狼邪和他的手下议事的地方,但是此时,帐内很冷清,只有一个人来回踱着步,可以看得出他很焦躁不安。

狼邪今晚确实很烦躁,主帐内他已经走了几十个来回了。终于,他好像再也忍不住了,掀开帐篷的布帘,就走了出去。

他心中实在是不放心,不是对于自己的属下不放心,而是今晚这件事他已经密谋了三年。为了得到月姬,他不仅跟自己的亲弟弟突术闹得水火不容,连自己的父王都已经不信任自己了,竟然这样,还不如反水。轻轻的抚摸着揣在怀里的画像,咬了咬牙,冷哼一声,狼邪就往部落外面走去......

程飞被一阵急促的蹄声惊醒。心中很是奇怪,这么晚了,谁还带着骑兵出来?难道是狼邪大舅。

程飞很讨厌大舅。因为他经常跑来骚扰月姬,让月姬很痛苦,而且还唆使他的儿子啊郎台带着他的随从欺负自己。他对狼邪是又恨又怕。此时听到马蹄声,因为知道狼邪的大帐篷就在部落的大门边,所以他猜测应该是狼邪的人马。

担心他们看见自己,程飞赶忙起身躲在了小河边的一棵大树后面,只冒出半个头。借着微弱的月光,悄悄的注视着响声传来的方向。只见前方几里外烟尘滚滚,一队人马由远及近奔驰而来。程飞被吓了一跳,心中暗道:这么多人!这队人马起码有上万骑,狼邪的大队中好像没有这么多的人马吧!

等到那队人马再近点的时候,程飞才渐渐看清楚那些人的样子。顿时倒吸了口冷气,这些人根本不是火牛部落的人,因为他们的胡子和头发是绿色的,胯下所骑的也不是火牛,而是一些貌似黑豹的野兽。这根本跟啊公口中说的毒龙部落是一模一样的装束啊!

火牛部落跟毒龙部落是死对头,常年相互征战,直到火怒在十几年前得到“血饮”魔剑后,才把他们赶回了自己的领地,十几来都不敢逾线一步。所以程飞看出这些人是毒龙部落的战士之后,才会这么惊惧。

猜出这些人的身份后,程飞吓得头也不敢露出了,赶紧缩了回去。背靠在树干,听着那队马蹄声“得,得,得”杂乱无章的从自己耳边疾驰而过,他的心脏好像跟着马蹄声越跳越快,口中不住喘着大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蹄声走远后他才敢重新探出头来,看到他们所去的方向赫然就是火牛部落的方向。心里一惊:难道他们要去攻打部落。可是那阵法他们怎么进入啊,难道有奸细?小时候,月姬经常跟他讲一些故事,里面有些他非常痛恨的人就是奸细。

“他们去攻打部落,那啊公还有啊母他们就危险了。”程飞回过神来,压住“砰砰”直跳的心脏,赶紧从另一条路上往火牛部落跑去。这时候,他想到的只是对他好的人,其他那些,他才不会去关心。

等程飞赶回部落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刚穿过部落的阵门,他就看到部落中四处火起,那些毒龙部落的人骑在黑色奇兽上面对着火牛部落进行着冷血无情的屠杀,四处的惨叫声和邪恶狰狞的狠笑声夹揉在一起,变成了一部邪恶的交响曲。

看着部落里那些熟悉的人,横七竖八血淋淋的躺在地上。程飞虽然对他们一向没多大的好感,但是毕竟和他们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心中多少感到有点难过,虽然他们一向对自己不好。

来不及想那么多,程飞趁着夜色的保护,躲着毒龙部落的骑兵,悄悄的摸回月姬的帐篷。却发现里面非常凌乱,月姬也没在。想到现在那么乱,啊母应该是被啊公接去主帐了,又摸着主帐那边跑去。

利用着对地势的熟悉,程飞躲开了几队毒龙的骑兵,摸到了火牛部落的主帐附近,躲在一处旁边帐篷里面,偷偷的观察。却发现,主帐门口那已经被一群人死死的围着,地下躺有七八副尸首,程飞认出来了,躺着的那些都是火怒的护卫。再往那些围着主帐的士兵一看,他不自觉的发出“咦”的一声。这不是大舅的手下吗?他们怎么在这里,怎么毒龙的骑兵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也不拔刀相向?程飞并不傻,想了一下,也就明白了过来,毒龙的人是狼邪放进来的,他就是那个奸细。

“怎么办?啊公还在里面呢?怎么进去啊!”

看到这个情形,程飞心中很是着急,但是主帐的大门已经被狼邪的士兵死死守住,根本进不去。

他正焦急的想着方法,突然看见旁边有一把白森森的尖刀,心中立刻有了主意,“这尖刀看起来挺锋利的,隔开帐篷应该没多大的问题。”

想到这,他不再迟疑,悄悄的躲过门口的士兵,绕到主帐的后面,抓着尖刀正要往帐篷的牛皮上割去。忽然听到从帐篷内隐隐约约传来争吵声,急忙停下手上的动作仔细一听,却发现那声音的来源比较远,只是模糊的听到,‘神女...出来...杀...‘这几个字。

听到这,程飞心中更加着急。因为他知道里面肯定出来状况了,而且肯定和自己的啊母有关。手中的力道更加大了几分,却不料

《弃儿修神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