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高手无极》小说里有赵无极的小说 强强 高手无极cp

高手无极

武侠已完结

《高手无极》作者:海月云山,武侠类型小说,主角:秦欢,龟奴,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苦海镇位于武当山和襄阳城之间的官道上,倚红楼是苦海镇唯一的风月场所,南来北往的江湖中人都会在苦海镇打尖歇息,而倚红楼,便是他们常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9 21:25: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高手无极》作者:海月云山,武侠类型小说,主角:秦欢,龟奴,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苦海镇位于武当山和襄阳城之间的官道上,倚红楼是苦海镇唯一的风月场所,南来北往的江湖中人都会在苦海镇打尖歇息,而倚红楼,便是他们常

《高手无极》免费试读

苦海镇位于武当山和襄阳城之间的官道上,倚红楼是苦海镇唯一的风月场所,南来北往的江湖中人都会在苦海镇打尖歇息,而倚红楼,便是他们常常光顾的场所之一。

凝香带着秦欢走入一座人来人往的木楼,楼上长廊倚着许多穿粉色纱衣的妙龄女子,她们手执美人扇,美目顾盼,笑盈盈地望着街上来往的行人。

楼下大厅,一张张圆桌上美人作伴的男客饮酒作乐,欢声笑语不断。

红楼的老鸨是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人,这妇人四处走来走去,或是对客人们笑脸相迎,或是冷着脸呵斥一些不懂规矩的姑娘。

秦欢低头跟在凝香身后,他很不适应这种地方,总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可此时他却别无选择。

刺鼻的胭脂味儿,撩人的女儿香,醉人的美酒,令人目眩神迷的纱衣女子。

一路走来所见的一幕幕,只看得秦欢面红耳赤。

“香香姑娘,您去哪儿了,二楼雅间的客人等您半天了,您快些上去吧!”

一个龅牙的黄脸龟奴满脸焦急的迎上来,躬身对凝香说道。

凝香瞥了他一眼,指了指身后的秦欢,使唤道:“这是我新收的伙计,你带他去洗洗身子,跟他讲讲规矩。”

龟奴偏头看向秦欢,板起脸露出不悦之色,“怎地还带个乞丐回来!”

“少废话,按我说的做。”凝香目光一冷,横了一眼龟奴。

龟奴嘟囔一声,不情不愿地挥挥手,示意秦欢跟他走。

秦欢低头跟着龟奴来到宽阔的后院,龟奴带着他走进一间柴房。

龟奴冷着脸道:“屋子都满了,你就住这儿,自去院中古井打水洗干净,免得惹恼客人。”

秦欢点点头,看了眼昏暗的柴房。

龟奴瞧着他脏兮兮的脸,皱眉问道:“小瘸子,你叫什么?”

秦欢还没开口,龟奴便截话道:“叫什么无所谓了,反正也没人会记得你,我就喊你瘸子,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秦欢抿嘴浅浅一笑。

龟奴哼了一声,背着手一双小眼睛厌恶地盯着秦欢,“我还有事儿要去忙,你洗干净了去厨房帮忙刷碗,我给他们打声招呼,懂了吗?”

“懂了。”秦欢点点头。

龟奴转身朝前院走,边走还回头叮嘱秦欢别惹事儿,否则打断他剩下那条腿。

后院很安静,除了几个跑堂伙计,几乎没有别的人进来。

秦欢打水洗干净了身上的脏污,重新穿戴好,卷起袖子来到了伙房外面,门口两只木盆里堆满了碗筷。

坐在矮板凳上,秦欢双手灵活地拿起盘子和刷子,一丝不苟地刷起碗来。

不断有人端来一堆堆碗筷,秦欢也在低着头不断的刷干净盆里的碗筷。

从早上到下午,没有一刻停止过,直到夕阳西下,木盆里又装满了油腻的盘子。

“吃点东西吧!”旁边传来沙哑而苍老的声音。

秦欢举着刷子,扭头看向一旁。

是一位消瘦的男子,穿灰袍,拴着围裙,发丝霜白面容沧桑,下巴上有一层短短的胡渣。

“碗还没刷完。”秦欢仰头望着他,轻声说道。

“没关系。”男子脸色木然地说,“吃饱了再刷。”

说着他转身走进伙房,出来时端着一大瓷碗饭菜,放在了门口台阶上。

秦欢咽了咽口水,扔下刷子,起身走到台阶上坐下,端起碗取下竹筷,嗅了嗅饭菜的香味,大口大口吃起来。

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不消片刻光景,满满一碗饭菜就被秦欢吃得干干净净。

灰袍男子站在他身旁,目不转睛地盯着秦欢。

“饿了几天。”灰袍问他。

“三天。”秦欢放下碗筷,揉了揉腹部。

灰袍始终面无表情,声音也十分平淡,“怎没去偷抢?”

秦欢看了眼他,没有回答,走回去坐下继续刷碗。

刷到天黑,总算没有人再端来脏碗盘子,秦欢洗干净手倒了脏水,起身揉着酸软的膀子打算回柴房。

“等等。”灰袍男子喊住他,上前来塞给秦欢两个馒头两个熟鸡蛋。

秦欢接在手中道了声谢,头也不回地走向柴房。

柴房里有一张破床,秦欢摸黑坐在床上,伴着一碗冷水吃光了馒头和鸡蛋,歇息了片刻之后,盘坐下来不再多想其它。

这是个武力为尊的世界,此时唯一能让秦欢产生安全感的,只有最开始学会的“驭刀经”,几天前在武当山下,秦欢已明白要想拥有强大的实力,就得苦练武艺。

这几日他忍饥挨饿根本没机会修炼“驭刀经”,现在有了安身之地,秦欢自然要抓紧每一分时间来习练。

脑海中浮现出飞刀图,默念口诀,秦欢开始呼吸调节周身气息,调动体内的血气,从而改善自己的体质,达到炼体的效果。

驭刀经一共三层,秦欢只学到了第一层,余下两层功法还不知该去何处寻找,此时也只能先练着,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一夜无话,天亮时,昨日的龟奴便出现在柴房门口,大声催促秦欢出来干活。

盘坐的秦欢睁开双眼,举起双手用力握了握。

“果然可以,力量比之前增加了一些。”

秦欢眼神微微一喜,起身下床走出柴房,来到伙房外面坐下来继续刷碗。

今天他刷碗的速度比昨日更快了些,他的手似乎变得更灵巧了。

秦欢能清晰感受到自身的每一丝转变,他越来越怀疑“驭刀经”不像表面上介绍的那么简单,心中开始重视这门心法,即便刷碗的时候,秦欢也会尝试着默默观想飞刀图。

手捏着盘子,似在捏着飞刀,轻轻挥舞,盘子在他手中打转,他手腕很灵活,几根手指更是灵巧。

伙房的灰袍男子偶尔会走出来,站在旁边看着秦欢洗碗,这时秦欢便放慢了速度。

一连几日都这般度过,刷碗练功,吃灰袍男子送来的食物,秦欢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也适应了一边刷碗一边练功。

虽然身上的伤全都好了,秦欢还是故意瘸着腿,安分地当个刷碗的小二。

没有人注意他的存在,也没有人会在意。

直到秦欢进入红楼的第十天,“驭刀经”终于产生了一丝变化,或者说秦欢的身体产生了一丝变化。

他感觉四肢经脉中多了一股气,这股气顺着四肢腰腹循环流淌,每当秦欢手或脚一用力,这股气就会出现在那个地方,给他一种力量大增的感觉。

这是武学修为炼体有成的征兆,身体经脉中已经出现了内劲,只要累积了足够多的内劲,这些内劲便会凝聚在丹田,形成内力,那时秦欢便能迈入武学的第二境,聚气。

练功有成的秦欢,心中自是十分的欢喜,这一日他正打算出门,像往常一样去刷碗,却被黄脸龟奴给喊到了前院红楼的大厅。

秦欢跟着龟奴走出来,站在喧闹的大厅中间。

着粉色纱衣的凝香正坐在一张酒桌旁,瞧着站在龟奴后面的秦欢,她笑嘻嘻地一招手。

“小瘸子,过来。”凝香娇声呼喊道。

秦欢瘸着腿走到她面前,低着头恭敬地称呼道:“香姑娘。”

“把脸抬起来,我好好看看。”凝香眼含笑意地说。

秦欢愣了愣神,慢慢抬头。

凝香仔细打量了一遍秦欢,面露满意之色,点点头柔声道:“不错。”

什么意思?秦欢心中暗忖道。

凝香拧着一壶酒递到秦欢面前,美目盯着秦欢,“会喝酒吗?”

秦欢摇摇头,他很少喝酒,就连啤酒也只能喝一点点。

“无趣!”凝香柳眉一皱,心中对秦欢有些失望,挥手道:“给二楼天字一号雅间送坛酒去。”

话才说完,一个伙计已抱着一坛酒走到了秦欢身边,往他面前一推。

秦欢双手接住酒坛,心中疑惑道:这么多伙计,为何要让我来送酒?

“快去啊,愣着作甚。”凝香语气不满地催促道。

秦欢点点头,左手心稳稳贴着酒坛,手心的六芒星纹身突地微微一热。

脑海中钻出来一些信息。

女儿红,上等好酒,掺杂了剧毒,见血封喉鹤顶红!

秦欢表情一怔,刚走出三步就顿在了原地。

酒里有毒,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倚红楼居然是一家黑店?

周围一双双眼睛,全都在若即若离地盯着秦欢,秦欢此时的洞察能力以远非几日前那般迟钝,立刻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麻利点儿,得罪了贵客,你担待得起吗?”龟奴一脚揣在秦欢小腿。

秦欢膝盖一弯,装作跌倒往前扑出去。

这时眼前一道幻影闪来,正是美妇人老鸨,她信手一挽搂住秦欢,足尖往前一探,竟稳稳接住了酒坛。

秦欢被她搂在怀里,脸色很不自然地挣扎开来。

老鸨对秦欢微微微一笑,脚腕一抖,酒坛飞起被她单手接住,递到秦欢面前,她拍拍秦欢肩膀,柔声道:“去吧,小心点,这酒很名贵。”

秦欢嗯了一声,抱着酒坛朝楼上走去。

楼下的客人全都不再饮酒了,纷纷放下酒杯,一双双眼睛盯着秦欢消瘦的背影。

秦欢走得很慢,因为他“瘸”着腿,也没人催促他。

片刻后,秦欢走到楼上,站在天字一号房门口,弯腰放下酒坛擦了擦额头,伸手敲了敲门,轻声道:“客官,您的酒。”

楼下恢复热闹喧哗,凝香起身朝楼梯走去,老鸨对龟奴使了个眼色。

龟奴跟上凝香,走至楼梯中间时,龟奴反手比了个下斩的手势。

……

“进来。”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屋内响起。

秦欢推开门,抱起酒坛走进屋子。

坐在桌边的男子一袭青衫劲装短袍,面容敦厚,脸颊泛着儒雅的微笑。

他朝秦欢招了招手,十分礼貌地说道:“有劳了。”

秦欢没回答,明亮的眼睛看向桌面。

桌子上放着一只四尺长的木盒,木盒由红色纱绸缠住,盒子正面印着三个烫金大字。

割鹿刀!

《高手无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