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娇妻是女王》总裁的傲娇妻女王归来 Twink 娇妻是女王by九丫

娇妻是女王

现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妻是女王》是九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关芙,白旭东,书中主要讲述了:“怎么了,这就是你心中的我啊!你应该早就料到。”他心中的她?!白旭东冷笑,手里从饭桌上拿起一碟菜,举在关芙头上,将盘里的东西倒在关芙身

牧文野读|更新:2019-10-08 21:15: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妻是女王》是九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关芙,白旭东,书中主要讲述了:“怎么了,这就是你心中的我啊!你应该早就料到。”他心中的她?!白旭东冷笑,手里从饭桌上拿起一碟菜,举在关芙头上,将盘里的东西倒在关芙身

《娇妻是女王》免费试读

“怎么了,这就是你心中的我啊!你应该早就料到。”

他心中的她?!

白旭东冷笑,手里从饭桌上拿起一碟菜,举在关芙头上,将盘里的东西倒在关芙身上。

菜是刚刚煮的,有点烫。倒完后,白旭东将盘子扔在关芙面前,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

他转身推开大门也离开了这里。

“关芙!(关芙姐!)\"安溪桥和杨纤纤立即站起身来到关芙面前。而在玩手机的赵纳海也放下了手机,皱眉走向卫生间。

关芙的头上、脸上、衣服上沾着发光的油和青菜,显得格外狼狈。可能太烫,她的脸上有点红。

“他疯了!\"

安溪桥蹲身将关芙身上的青菜弄掉,她的手也沾了油。“他怎么会对你这么做!那些女生眼都瞎了吧!竟然喜欢这个渣男。关芙姐,别生气,我会给你报仇的!”

“我也会。\"杨纤纤接过赵纳海递过来的毛巾,帮关芙擦去脸上的油迹。她跟关芙不怎么熟,但是看到白旭东这种人,她就想好好教训他!

关芙任由杨纤纤擦着她的脸,她闭上眼,努力让泪水不流出来,”算了,别理他了。”

安溪桥、杨纤纤和赵纳海一阵沉默。毕竟他们和关芙相处的时间不长,不怎么会安慰她,听她这么说,也就打消了替她报仇的念头。

“哧!关芙姐你的睑被烫红了!我去拿药膏!\"安溪桥心疼地看着关芙,就跑上楼去了。

她在她卧室里的行李箱找着,她记得,她带了药膏来。

终于找到了!

经过窗边,她回头望去,她看到楼外坐在地上抽烟的白旭东,烟雾朦胧了他的脸,即使他离她很远,她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孤寂,还有被他压住的痛苦。

烟雾缭绕在他指尖,另一头在空中荡漾。

不知道是不是安溪桥的错觉,他脸上好像流着液体。

怎么可能?安溪桥摇摇头,他那种人怎么会哭?

学校传闻白旭东是个薄情寡义,不知痛苦为何物的人。

安溪桥隐隐约约感觉到,白旭东和关芙之间有一个故事,一个被他们埋在心里的故事。

她苦笑,第一天在m国的生活就这么不和谐!

晚上。

在一个没有开灯,只有窗外的星光在耀眼的卧室里,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子坐在床上。那星光极暗,在这卧室显得诡异冷清。

女子的短发掩盖了她的脸,她的肩膀在颤抖着,哽咽最后变成了小声哭泣。

她双手抬起,抚摸着腿部,那里被创可贴贴了几处,隐隐作痛着,却比不上心中的痛。

那痛,撕心裂肺的痛,疼得她觉得她的心被四分五裂了。女子杏眼里酝酿着里面是浓烈的悔恨。

早知会如此痛苦,她便应该白旭东说的对,她就是犯贱。

门外,一个身影伫立着,他如一座没有生命的雕像,看着前方,目光灼热。

但是与雕像不同的是,他有情感,眼睫毛会合上,眼眸里面有许多生动的东西。

至于那些东西,他也没有发现。

抬手在门前,刚要敲门,离门只有一厘米远的时候又放下。嘴唇微张,却转眼又合上,喉咙里要发出的声音吞在肚子里。

白旭东冷笑着,转身抬起已经僵硬的腿离去,没有声音,也没有留下痕迹就如他从没有来过一样。

他有什么资格去见关芙?以什么关系跟她说话?仇人,还是怕是去了,她会用那种眼神看着他,怕是她会嘲笑他,恨他来看她的狼狈!

算了。

他自嘲。

假如没有那次,他可能就不会那么痛了。

他没有发现在走廊尽头的卫生间门没有合上,里面灯光一点点倾泄在地板上。

安溪桥走出来,她身上只穿着米色睡袍,上面绣着片片嫩绿的叶子。她的头发刚刚洗,上面的水珠顺着发丝来到发尾,一滴滴落着。她手里还拿着擦头发的毛,即使是素颜却依然美丽动人。

安溪桥眼神复杂,她刚刚目睹了白旭东在关芙门前的犹豫。她想起了关芙姐,口口声声说让她不要跟白旭东有接触的关芙姐。她抿嘴,看来,关芙姐跟白旭东好像发生了什么,应该是发生了让彼此悔恨又铭记于心的事情。

在m国的这段日子里,可能没有安宁的一天。

安溪桥回到卧室,擦干了头发便坐在床上,拿起手机,纠结了一会儿,便发短信给某一个人。

安溪桥:在吗?

发完后,她又看向手机屏幕上方的时间,1237。这么晚了,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睡?但转念一想,他季泽南可是南城集团的总裁,怎么会那么早睡,他应该会熬夜批改文件。但是,他这么忙,怎么会理与他不相干的人?

她的指尖在屏幕上徘徊,如果他看到是她发来的短信,他应该会回复她吧!

她的心,多了连她都没有察觉的希翼。

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

季泽南:在。

季泽南揉了揉太阳穴,看着手机,放下了文件,走到阳台前,外面细雨绵绵,刮来阵阵冷意。他有棱有角的脸上,被几滴雨珠湿润了。

听说,m国没有下雨。

隔了一个洋,离她好似在宇宙那么远。

想了一下,他又发了几个字。

季泽南:有事?

安溪桥愣了,这么快进入主题?她还想问他最近的情况,过得怎么样。可是他跟她有那么熟么?

没有!那么她何必问这些。

他和她,只是认识了几天而已!也真是可笑,仅仅几天,她却动了情。

对一个想吞并她父亲的安氏集团的人动情!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爱上一个会使她愧对父亲的人!这要让她怎么办!不能忘,不能坚持这种折磨,降临在她身上,她握着手机的指尖太过用力,泛白了。

安溪桥:只是想问一下,你会不会给我提供生活费?

季泽南:不会。

这个请求他只简单地用两个字拒绝!可见她在心里的地位之小!她自嘲。

安溪桥:那么,早点休息,季先生。

在阳台上的季泽南看着安溪桥刚刚发给他的短信后,周围散发着比秋风还冷的冷意。

他抿着薄唇。

季泽南:嗯

安溪桥将手机随意地放在枕头的旁边。她躺在床上,缩成一个婴儿在

母体的姿势。

《娇妻是女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