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宠婚总裁冷艳妻》入骨宠婚总裁的心尖妻 by岁暮晚 宠婚总裁冷艳妻全文章节

宠婚总裁冷艳妻

总裁已完结

主角是萧梓忻,安雪琪的小说《宠婚总裁冷艳妻》此文是岁暮晚原创的总裁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在戏文里读过,古时那些为了爱情抛下一切私奔的男女,亦能为爱殉情。她当真,却忘了本是戏文,原本就是言尽悲欢的戏。直到今天,她才明白

天津中作华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新:2019-09-11 12:20: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萧梓忻,安雪琪的小说《宠婚总裁冷艳妻》此文是岁暮晚原创的总裁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在戏文里读过,古时那些为了爱情抛下一切私奔的男女,亦能为爱殉情。她当真,却忘了本是戏文,原本就是言尽悲欢的戏。直到今天,她才明白

《宠婚总裁冷艳妻》免费试读

她在戏文里读过,古时那些为了爱情抛下一切私奔的男女,亦能为爱殉情。她当真,却忘了本是戏文,原本就是言尽悲欢的戏。直到今天,她才明白什么叫从此萧郎是路人,而不是白头生死鸳鸯浦。

爱之一字,替代不了许多。

她收拾好床铺,下楼去办出院手续,碰到来送药的护士,惊讶的问她去哪,她只说了出院。

这些天穿着病号服,她整个人都像被消毒水泡过,穿回自己的衣服后,终于闻到了熟悉的香水味。她走出医院,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只觉空气里散发着甜腻的市井气息,令她觉得恶心。

真是失败,前世他不肯娶她,这一世,他还是不肯娶她。

她不想回那个别墅,不想再去管金慧欣的事情,甚至不知道上天给她的重生到底有何用。

就这么在路口徘徊,看着行人匆匆而过,看着黑暗一点一点降临,看着店铺一家一家的关闭,看着万家灯火,似乎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理由,有亲人,爱人,朋友。只有她,不知该去哪,不知该为何而活。亲人不能相认,爱人只想和她一响贪欢,朋友只有背叛。

她开始承认,自己输掉了赌注,萧梓忻不肯娶她,她又该拿什么对付金慧欣?

原来只是她的幻想,就如那些戏文,永远不会实现。

萧梓忻下班后赶去医院,推开病房的门却发现不见安雪琪的身影,问了护士才知道她早上就已经出院了,打电话给小宋,小宋却说安雪琪根本没有回来。他着急起来,这才意识到今早他说的那番话意味着什么。安雪琪是那么骄傲自尊的女孩,她得知自己不会娶她后定不会再留在他身边,她宁可不告而别,也不会让这个没有结果的爱情继续下去。

他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后悔当时为什么要对她说出那种话,如果她真的一走了之,他又该去哪里找回一个安雪琪。

他想起小时候丢失过一只很喜欢的手表,他翻遍了自己能放置的地方却还是找不到,最后他不得已又买了一块,型号和颜色都一样,却总觉得它不属于自己,而那块属于自己的表,已在某年某月的一个下午,彻底告别了自己。

他开着车在这座城市的每一条街道寻找,只盼望她还没有离开这个城市,他劝说自己一定会找她,这次找到了就再也不会放手。可那股失落感越来越强,甚至强过了那份焦急,就连红灯转绿他都没有看到,后面的车不断摁铃,他才再次启动。

天空突然下起雨来,一滴滴的落在她身上,透过单薄的衣服,渗入皮肤。

黑夜将雨染成墨色,如砚台泼下。雨点越来越大,她觉得有些冷,蹲坐在马路边,双手环抱膝盖取暖。很快全身湿透,她还像个木偶一般坐在那里,毫无知觉。

刺眼的车灯划亮巷子,缓缓停在她的对面,熄了火后从车里走下一个男人。

一双崭亮的皮鞋停在她的面前,她并不想抬起头,依旧埋在双臂里,目光呆滞的看着他湿淋淋的裤脚。

萧梓忻没有打伞,他的车上也没有伞,两人便在雨中相望,入耳是淅沥的雨声。

“回家吧。”他打破这份寂静。

安雪琪摇头,“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

萧梓忻仿佛已经猜到她会这么说,伸手强行把她拉起来,安雪琪生气的要朝他喊,话却没能出口。萧梓忻单膝跪在了她面前。

“你这是做什么。”她皱眉,“起来,地上都是水。”

“没有戒指,没有花,你愿意嫁给我吗?”萧梓忻平静的说。

夜晚没有月色,巷子里只有居民楼点亮的灯透出光亮,萧梓忻俊朗的脸庞在此刻异常模糊,安雪琪能看清的只有他眼中熠熠的光芒,她说不出自己是感动还是兴奋,亦或是两者都有。理智告诉她只有嫁给他才能把计划进行下去,而她的心却告诉她,这个男人说出了她期待已久的话。

“你先起来,衣服都湿了。”安雪琪努力让自己的嗓音听起来不那么沙哑。

“我这是在求婚,你不答应我我怎么起来。”

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听出他语气中的温柔。

“如果我不答应呢?”她歪着头问。

萧梓忻嘴角溢出一丝笑意,“不答应就把你绑回家,直到答应嫁给我了才放你出门!”

安雪琪压抑一天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仰头说道,“你总是这样,给了人希望又给他绝望,让我真的不敢相信你。你今天说要娶我,把我哄回家,明天也许就后悔,说昨晚只是一时激动,不能当真。你说我该怎么相信你?”

萧梓忻站起来,把湿透的她抱在怀里,用身体来温暖她。

“你相信我最后一次,明天一早我们去民政局领证,如果我骗你,你到时候可以光明正大的走,然后告诉全世界人,我萧梓忻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

安雪琪带着哭腔说,“我还没同意嫁给你呢!”

他噗嗤一声笑出来,“是谁今天早上哭着喊着要嫁给我的?我就犹豫了一下,回来时你就卷铺盖走人了,那叫一个干净利索。”

安雪琪瞪他,“哪有你这么求婚的,钻戒呢,花呢,甜言蜜语呢!”

萧梓忻笑道,“以后补给你行不行,至于甜言蜜语,晚上你要听多少有多少。”

她这才悻然答应。

两人回到车上,萧梓忻打开暖风就去脱安雪琪的衣服,她吓了一跳往车门那边躲,“你干什么!”

他无奈,“后面有毛毯,你把湿衣服脱了盖上毛毯,否则会感冒的。”

“不用了。”安雪琪依然躲在门口,警惕的看着他。

“我是很想试试车上的滋味,但是我没丧心病狂到被大雨淋个半死还玩车震。”萧梓忻咬牙切齿,边说边启动车往回走。

回去后小宋见到浑身湿透的两个人不禁吓了一跳,还以为萧梓忻是在河里把安雪琪捞出来的,立刻去给他们准备洗澡水和姜汤。

由于安雪琪在车上死活不肯换衣服,回来的时候就有点发低烧,喝完姜汤很快就睡着了,萧梓忻只好小心翼翼的替她擦拭未干的头发,直到头发彻底吹干之后才让她躺在枕头上。

早上醒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她烧退没退,冰凉的手背放到安雪琪的额头上时她就醒了,然后一把抓住他的手问道,“什么时候去领证?”

萧梓忻见安雪琪的眼睛还泛红,显然是烧还没退,便蹙眉说,“你发烧了,等你烧退了之后我们再去。”

安雪琪听后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套上外衣就要走,“没事我没事,先去领证!”

萧梓忻把她拦腰抱了回来,厉声道,“别胡闹,你还在发烧呢不能外出,我答应过你要娶你就一定会做到,你就那么着急嫁给我啊!”

“我急啊!“安雪琪抓心挠肝的说,虽然他一再跟自己保证,但是一天没拿到证她就一天不能睡得安稳,谁知道哪天又出点什么让他反悔呢,兴许过两天他又不爱自己了怎么办啊?

萧梓忻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无奈之下找出她最厚的毛衣把她包裹起来,像个狗熊一样的被他带出了门去民政局领证。

拍结婚照的时候,安雪琪的鼻涕险些流了出来,所以她笑得很牵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看过电脑底片之后她执意要再照一张,弄得人家公务员十分尴尬。萧梓忻劝她说算了,反正别人见到本人觉得好看就够了,结果安雪琪不依不饶,又求着人家照了一份。

出了民政局后她心满意足的捧着结婚照笑了好久,这可是她要跟金慧欣显摆的重要道具,照的不好看怎么能行。就凭这结婚照,足以在金慧欣雪白口插上一刀。

萧梓忻不了解她的想法,还以为她为名正言顺的嫁给自己而开心,便什么都由着她了,见她笑得那么高兴,脸上也挂着淡淡笑意。

“我们去买戒指吧!“安雪琪提议。

这倒让萧梓忻起疑,平日里她对珠宝首饰什么的从不在意,以前自己拿回家给她,她就像欣赏品一样接过来看了半晌,半晌后就扔到一边,也没见她怎么带。

最后两个人买了对蒂芙尼最新款钻戒,她把自己那只五克拉的戴在右手无名指上,又不经意的把那只男款的套在萧梓忻手上。她本无心的动作,却让他心中一暖,面上虽没说什么,暗地里却为她的举动隐隐激动。

证也领了钻戒也买了,安雪琪终于消停的回了别墅去捂大被喝药。

萧梓忻在一旁为她剥橘子皮,一瓣一瓣的喂她,她才肯吃那没有糖衣的药。

“今天你是不是不开心啊?”安雪琪试探的问。

萧梓忻唇住她的手,无名指上的钻戒闪闪发光,内圈刻着的是他的姓氏,“能娶到你,我怎么会不开心。”

“我以为,你是为了留住我,才说想娶我的话。”

萧梓忻深深地看着她,墨澈眼眸漾满了温柔。“昨晚下班后我去医院找你,发现你已经出院了,我满世界的找你就是找不到,我差点就去求我爸封锁机场和火车站了。后来在街心花园附近,我看到一个女人,穿的就是你喜欢那件衣服,我激动地追了过去,她回过头后我发现不是你,你明白那种心情吗,不是失落,不是难过,而是绝望……仿佛你的消失也顺便带走了我的喜怒哀乐,那时我就想,如果真的再也找不到你了,又有什么事是值得我开心的?”

安雪琪心口一酸,他的话就像根刺,一点点刺入她的心,明知不能去相信,却还是认真地听,努力记住他的一字一句。

“答应我,以后不要离开我行吗?就算是吵架,就算我惹你生气了,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只要别离开我。“萧梓忻攥紧她的手,“我怕的不是你跟我生气,而是早晨起床时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人

《宠婚总裁冷艳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