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她是命,不是梦》她是命不是梦英文 小说大结局 她是命,不是梦MB

她是命,不是梦

现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是练霓,滕青云的小说《她是命,不是梦》此文是吕希晨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美国旧金山该死的欧阳!该死的滕青云!该死的──坐在轮椅上始终保持狂怒状态的帝昊心里不知咒过多少人,几乎是把黑街所有人都咒骂了一遍,

厦门乐创|更新:2019-09-11 06:19: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练霓,滕青云的小说《她是命,不是梦》此文是吕希晨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美国旧金山该死的欧阳!该死的滕青云!该死的──坐在轮椅上始终保持狂怒状态的帝昊心里不知咒过多少人,几乎是把黑街所有人都咒骂了一遍,

《她是命,不是梦》免费试读

美国旧金山该死的欧阳!该死的滕青云!该死的──坐在轮椅上始终保持狂怒状态的帝昊心里不知咒过多少人,几乎是把黑街所有人都咒骂了一遍,唯独风例外──是的,一直只有他例外。

“你竟然任由他们将我送到旧金山!”狂暴的愤怒说什么也无法在一时间平息下来,唯一能平息的方式就是迁怒──迁怒在这房间里的另一个人。“风,什么时候我的事由得你作主?”残酷早已成习惯的脱口而出,然而,事后的后悔也习惯性的倾巢而出,就算收了口,但话已收不回。

残酷的话风早听得习惯,但是痛始终不曾因为习惯而得到舒缓,心口上的伤汩汩流着血,却只能像从前一样──任由伤口发疼,直到血流尽结了痂为止。

面对这种情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苦笑以对,还有劝他:“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你好,你的腿伤已经耽误两年的时间,再继续下去,本来医得好的伤也无药可救。”“我的事与他们无关。”“你来自黑街!昊,不要忘了,我们都来自黑街。”“不!不是!”双拳硬生生捶上两边轮椅手把,肉与金属交相撞击,之后是一阵咆哮:“我跟黑街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一样,我们的一切都与黑街无关!”“不,我们都是出身黑街。”为什么帝昊要如此否定自己的过去?出身黑街当真就这么令他觉得耻辱吗?“你不承认也不行。”“不!”猛力一拉,将只距一步之遥的风拉入两年前便失去知觉的大腿上坐定,即使直视柔和纤美的脸孔仍无法将他从狂怒中拉回。“不准再提黑街,不准再提那个污秽肮脏的地方!我不准你再提!”“那是我们认识的地方,是我遇见你的地方。”“即便如此──”黑瞳眯起狭长的视界,单单只映入怀中人的身影;是独占,是自私,也是霸道。“我也不准你再提!”“你否定它的存在……”风抬起实应交付女人脸孔的完美凤眼,双眸微微泄露出不满及痛楚。“是不是也连带否定我的存在──”“我没有!”帝昊飞快地截口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该死!为什么要扭曲他的意思。“风,你知道自己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你知道的!”他想解释,但在各种情绪交杂的情况下,脑子里始终理不出一套完美的说辞。

风拉开紧箍在自己腰上的大掌,退开身子站了起来。“你冷静地想一想,我先出去,等你真的冷静下来我再回来。”离开?帝昊猛一惊,不由分地说立即拉住险险抓不到的手。“不准走!”使劲拉回,忘了自己在轮椅上,一时失去平衡,连人带椅摔倒在地,身下压着为了护住他不让他受伤的风。

“不准走!我不准你走!”他怎能说离开就离开!难道自己在他心目中比不上那个可恶的混蛋,所以他急着想回到那个人身边?想离开他?“不准!,我不准你走!”该死的!为什么那个人要出现?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风和那人的亲昵景象──该死,为什么让他想起来!

“有没有受伤?”风试着挣开搂抱他的双臂,他只担心帝昊有没有伤到,什么离开回避的念头全然丢到九霄云外不复见。“告诉我,你哪里痛?”深埋进风肩窝的头不停甩动,似乎试图将脑中所想抛至天边不再想起;但是,愈是禁止自己去想,那景象愈是清晰,清晰得教他除却怒火外又加了一把妒火。

“我不准你回她身边,不准!”“昊,冷静点好吗?”反手圈住激动得不能自己的帝昊,风莫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他始终拗不过突然发孩子脾气的帝昊。“我跟练霓只是兄妹,没有其他。”“不。”抬起埋进风肩窝的头颅,锐利的黑眸发出野兽般的警戒。“她爱你,跟我一样,她──”话未说尽,风已捂住他的口。

“别再说这种话。”深幽的黑瞳格外具有警告意味,有别于一开始的柔顺和蔼。“我和练霓只是兄妹,而我和你──是朋友,确确实实的好朋友。”“风!”朋友……他竟然说他们只是──朋友!

“别再说了。”别开脸,风强迫自己别去在意他受到伤害的痛苦表情,这是事实,他必须认清这一点。“我们是朋友,是好兄弟。”“我不承认!”话像是赌气说出来的,紧箍的手空出一只,扳过风那不肯直视他的阴柔脸孔,准确无误地锁住两片唇瓣──他始终、始终想独享、霸占的地方,不属于她,只属于他,是他的!

“帝……唔……”风用尽力气想推开他,但是徒劳无功,平时他的力气只能勉强和帝昊并驾其驱,现在的帝昊正处于狂怒状态,他又怎能抵得过。转眼间,唇回复自由,但颈项间的麻痒更骇动人心。“帝昊!”不能再这样下去!这样下去他们会……强迫自己努力遗忘的残酷记忆如梦魇般袭来,吓白阴柔的美颜,再次回忆起过去,除了害怕,更多的惊恐重上心头,终于他忍不住失控大吼:“你答应过不再做这件事,难道你忘记了吗?帝昊!”如梦初醒地停止一切动作,帝昊错愕地俯视身下的风,方才的失控让两人呼吸急促,紊乱的交杂在一起,高低起伏的胸腔不时相互碰触;但心思──说什么也无法再有昔日共同的相融。

他在做什么?回过神来,之前的动作他根本一点记忆也没有。他到底做了什么?视线重新回到风身上──凌乱的衬衫、半裸的胸口、艳红微肿的唇、惨白的脸色……他刚才做了什么!

“放开我。”修长的双臂交叉遮住大半张脸,风平朗的声音隐隐泄露出不稳的颤抖。

“是你选的路。”微愣的呆茫只是昙花一现,顷刻间,残酷的冷笑又在帝昊唇边绽放,字字犹如利刃,句句伤人心肺。“这条路是你选的,后果由你承担。”说得彷佛他一点责任也不需要负,如此的天经地义,如此……撇得一干二净,似乎这一切全是他的错。是他的错吗?

放在风心里许久的疑问始终徘徊不去,而他一直不答腔不辩解的反应更惹来帝昊的愤怒与──嫉妒。他还在想她!即使是这种情况他还是……“在你眼里我永远比不上风练霓!”该死!为什么要在他和之间安插一个风练霓?那个可恶至极的女人!

回避他炽人的视线,风四两拨千斤地敷衍着:“你和练霓对我都很重要。”感觉身上的压制加重,随之在后的是帝昊冷漠的反诘:“孰轻孰重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样重要。”说完,风试着推开他。“你最好坐回椅子上。”“回答我!”得不到想要的答案绝不罢休──这是他帝昊的脾气。“我跟她,你要选谁!”炽热的视线始终烧灼眼前错生性别的美颜,内含莫名暧昧的深沉感情。

与帝昊相对而视,风只感觉心中情感复杂难辨,他始终无法为自己和帝昊对彼此所抱持的情感下一个注解,直到那件事发生之后……“两年的时间……”他们将来会是什么样子?说话的同时,风自问在心里。离不开帝昊是事实,不,应该说是不可能离得开他;但是,他们这样下去可以吗?“我丢下练霓待在你身边,这样还不够吗?”“不够。”贪心是最原始的本能,拥有一点就想要更多,他难道不懂?“不只两年,我要更久。”“当初你推开我的时候可有想过我的感受?”那一幕他永远无法忘怀,本来可能残废甚至死亡的人应该是他,毕竟他有这份责任;而帝昊却挺身代他受罪,让他自责内疚得痛不欲生。

“我不想你受伤。”风苦笑。“何不坦言说是为了救练霓,那辆车要撞的是练霓不是我。帝昊,承认这一点吧,你并不讨厌练霓。”“她抢走我唯一想拥有的,我不该恨她吗?风,她抢走你,抢走我唯一在意的你!我绝不原谅!”他宁可在废了双腿的自残中度过,最起码风为了补偿会待在他身边,他什么都不要,只要他!但是现在──滕青云该死的派欧阳将他催眠送到B。S。L。,这腿伤成了不定数,传闻B。S。L。的医疗技术全球首屈一指,尤其是负责人,绰号“及时雨”的神秘男子,医术无人可及。如果他的腿能再度行走,那么风的心就不会再专注在他身上,可恶!

“那你当初就不该救她。”风仍然无法不去回想两年前的意外,练霓是他的责任,救她是他的义务,帝昊的多事只是徒然增添他的心理负担,感激是有,但更气他一意孤行,完全不考虑他的感受,帝昊为他所受的伤和痛,他无法偿还──这一点,帝昊心里应该明白才是。

“我要救的人是你,。”他从不知道风有这么迟钝。“我知道你一定会冲出去救她;而我,绝不允许,绝不!”如果真要救也只能救他──这是他帝昊的自私,绝对的自私。“你的命只能是我的,只能为我存在为我活,风练霓休想干涉!”“你和练霓都很重要。”风只能重申这件事。“昊,成熟点,别闹脾气。”“只有你的事能让我这样。”叹了气,再度亲近习惯的体温和肩窝,那种感觉就像是离海的贝壳,拚命钻进沙地只为了回归大海的怀抱。接近总是能让他有种归属感,彷佛这地方就是他的家、他的故乡。“你知道,只有你能让我大失冷静。”“我知道。”风只能只手轻轻压贴他的后脑勺,任他这么压着自己不再挣扎。帝昊难得示弱,但每每总能

《她是命,不是梦》 免费阅读章节

《她是命,不是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