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暗间行者》暗间设计 女体化 暗间行者无广告

暗间行者

灵异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暗间行者》是罗潋心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高翔,文小忧,书中主要讲述了: 出城的高速路犹如海底巨型章鱼的触角,交错、蔓延、看不到落初文学和终点。 高翔开着幽龙黑色的大切诺基,已经找了三个地方。幽龙则坐在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0 06:19: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暗间行者》是罗潋心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高翔,文小忧,书中主要讲述了: 出城的高速路犹如海底巨型章鱼的触角,交错、蔓延、看不到落初文学和终点。 高翔开着幽龙黑色的大切诺基,已经找了三个地方。幽龙则坐在

《暗间行者》免费试读

出城的高速路犹如海底巨型章鱼的触角,交错、蔓延、看不到落初文学和终点。

高翔开着幽龙黑色的大切诺基,已经找了三个地方。幽龙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直闭目养神。

车,从这个入口再到那个出口,主道转进辅道,再由辅道转上另一条主道。兜兜转转,最后走上一条普通等级的公路。

两旁是一片片的麦田、鱼塘、香蕉林。不远处,有高高的高压电塔,像一个个直立的巨人。

行驶了一段路程之后,高翔减慢了速度,四围望着。因为从此处开始,原先“T”字型的高压电塔已经转为酒杯形状的,而周边的香蕉林也增多了起来。感觉到速度缓减,幽龙睁开了眼睛。

“会不会是这儿?”高翔不时地望着窗外。

隔着玻璃窗,幽龙专注地搜索着,黝黑的眸子,精明地扫视着远处。忽然,他用手敲敲玻璃,指了指远处,肯定地说:“就是这儿。”

高翔看见不远处有一片的小楼。

如今的岭南地带,城郊的农村很早前就已经不是低矮的小屋。家家都是一栋栋的楼房、别墅。最低的最少有两层,高的也有五六层。

高翔努力地回忆着影像里的场景,疑惑地问幽龙,“你怎么能确定就是这里。”之前找过的那三个地方,有两个区域,也有这样的村庄和成片的小楼。

“防盗网。”简短说完,幽龙继续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高翔不是很明白幽龙的意思。但他相信幽龙不会错。于是下了辅道,往远处的村落驶去。

车在村口停下之后,高翔和幽龙走进了村子。

高翔一边走一边四望附近的景色,越来越觉得跟文小忧视野里的极为相似。

真的应该是这里。但是,这么多栋小楼,与高压电塔的距离也都差不多。

要一间间的找起来很不容易。

高翔望着幽龙,幽龙一脸的平静的回望着他。

高翔反应过来幽龙的意思了。幽龙在车上说的防盗网。

防盗网!对,这里家家户户的小楼阳台和窗花上都有装有防盗网。幽龙指的是防盗网上的花纹。可以通过那个花纹来判定大概是哪一栋。怎么自己有疏忽了呢。幽龙的观察力敏锐过自己。

这家伙,知道还不好好带路,一定要我自己找。哼。

高翔努力地回忆着那个被自己疏忽的细节,当文小忧从窗外望向高高的高压电塔时,防盗窗的花纹是一个很特别的组合图案。这个图案能让他们找到那栋小楼。

现在他明白幽龙所指。他在车上就看到了相同的防盗网花纹。可是这里与公路至少距离一公里左右,幽龙居然能看到这么细小的地方!

恐怖的视力。果然不是人!

想到这儿,高翔抬头仔细寻找,在一栋栋外形各异的小楼中,他发现了类似花纹的防盗网。于是二人便向朝那个方向走去。

在层层叠叠的房子后面,最后一排,有一栋贴了一半外墙瓷砖的房子。

那是一栋三层楼的房子。一看便知,不知道为什么在建到七八成的时候停止修建,属于废弃之中。

每一层有一个长长的阳台和一扇门。外面看起来,静悄悄的,在一楼左边靠墙的位置有一扇铁门,新的,布满了灰尘。虚掩着。

高翔走过去,“吱呀”一声推开了门。一道长楼梯出现在眼前。

楼梯左侧就是一扇加了防盗网的窗户。那防盗网,高翔一看,正是与黑色幻影水晶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按照影像所示,推测文小忧应该在三楼。幽龙示意了一下高翔,意思一人先查看一层。于是他两分别查看了一、二楼。

两层楼没有人,内饰装修也没有,都是毛坯墙,完全没有人逗留过的痕迹。

两个男人在二楼楼梯口汇合后便一前一后地拾阶而。一齐走上了三楼。

每一节楼梯的尽头就是一层的入口。每一层的交接处便有一扇窗户。

放眼望去,一大片绿茵茵的香蕉树快进入成熟期,每一棵蕉树的果实上都套上了一个个地塑胶袋,为了让它们成熟快些。只要袋子里的香蕉变成了青黄色,蕉农就会很快的收割。

香蕉树林从来不是想象中的蒲扇一样绿的香蕉叶叶陪衬着黄澄澄的香蕉果实,而是这样的,硕大的绿叶陪衬着无数的蓝色、白色塑料袋,非常丑陋。

想象跟现实总是有很大的差距。

高翔轻轻叹了口气。案件就像笼罩在袋子里的蕉一样,没有揭开之前什么情况都不明了。

楼道很脏乱,废旧的报纸,木块散落在上面。

幽龙与高翔在三楼那扇曾被文小忧推开的木门外站立了。高翔深呼吸了一下。幽龙伸手轻轻地推开了木门。

没有想象中强大气场的出现。高翔松了口气。而幽龙紧随其后,一眼不发。

三楼的布局跟一二楼一样。进入之后是一个客厅,旁边是一间卧室,左边是卫生间和厨房。地板和墙面都没有进一步装修,呈毛坯状。客厅里摆放着一个破烂的沙发。

卧室在客厅左边的转角。走在前面的高翔停下来,靠着墙壁想仔细听听,幽龙却径直地往里面走。高翔只好跟着走了进去。

空无一人。

高翔有种心头落空的感觉。幽龙却似乎一早就知道这里没有什么人也没有魈鬼。

而这里有人住过的痕迹。

这间卧室被粉刷过,比外面的毛坯好看一些。白白的油漆薄薄地油了一层。没有床,只是在靠墙角的位置,铺着一套破旧的被褥。

幽龙走过去,摸了摸,被褥虽然破旧,但没有灰尘,证明这张床有人睡过。

门旁边有一张旧的四角桌。上面有些地方有尘,有些地方是干净的,说明曾有些东西放在这张桌上。

高翔又走出卧室,查探了卫生间和厨房,依然没有人。

总感觉这间卧室有什么不妥。

他又折回到卧室。幽龙正望着他。从幽龙的眼神里,高翔感觉到幽龙也已经发现问题,只是等高翔自己发现。

高翔再走到客厅,再转到没有完全装修好的卫生间和厨房,终于明白了问题在哪里:整个只有着废纸和灰尘的房间里,没有一点食用过食物的痕迹!

只要有人住在这里,就要吃东西,哪怕吃一餐。都会有吃过东西的痕迹。

但是,这个房里却没有看到一点遗留食物的痕迹,遗留的方便面的盒子,或是吃剩的饼干袋子,但是这个房子里一点食物垃圾的都没有,应该说毫无人气。这不是因为原先这里的人离开的原因。那种残留的冰冷,微存的寒气,在这屋里徘徊。

如果说有人打扫了,那满屋子的废报纸,和破的布碎垃圾又怎么没有清理掉。

即使住在这里的人顿顿出去吃,那他也要喝水吧,可惜,连空的矿泉水瓶子都没有。

高翔感觉很诡异。除了那床没有灰尘的被褥证明有人曾经住在这里,其他真看不出来有人住过的痕迹。

“巢Xue”。幽龙冷冷地说,“六御者离开之前一定呆在这里。”

“这文小忧,放着一线江景豪宅不住,跑来这破地方究竟为了什么。”高翔很不解。

幽龙扫视一周说:“不知道她的理由也我也不感兴趣。不过,她在推开门之后冲出了邪障之气,就能知道我们在追踪她,所以应该带着那只魈鬼逃走了。”

正说话间,地板突然剧烈地晃动起来,波浪一般地上下起伏,像咆哮的海面,幽龙一下子飞跃到窗台上,高翔却没有他那种飞跃的能力,其实即使想跳也不可能,因为他已经被硬生生地拽住了。

那是几十只黑褐色的手!

半腐烂肢体,可以看见筋肉像细蛇一般缠绕,往外渗着淡黄色的粘液,恶臭无比。尖利的黑色指甲,已经抓破了高翔长裤的裤腿,死命地将高翔往下拽。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高翔只能一边挣扎一边叫“救命”,但是他每挣扎一下被拽着往下陷。几秒钟之内,那些腐烂的利爪已经抓到他的大腿了。那尸臭味填满了高翔张开呼救的嘴。

电光火石之间,高翔之间金光一闪,那是幽龙右手尾戒的光。光芒之后,只见几股拧在一起的翠绿色粗壮蔓藤,从幽龙的手中生出,一下子绕在高翔的腰上。

幽龙再一使劲,将高翔于黑色的利爪之中扯了出来,轻轻一带,将高翔拉到了与自己站立一起的窗台。

惊魂未定的高翔,拉着窗棱蹲了下来,因为他无法像幽龙那样十分平衡地站立在窄窄的窗台上。

幽龙手中的几股蔓藤,顷刻间分裂成了无数条,照着那几十只尸爪猛击下去。“噼里啪啦”的一阵骨骼的断裂之声,飞溅的腐肉,嶙峋的白骨,黑色的尸水,散落一地。

地面的涌动也随着被击碎的残肢一起停止了。

高翔喘着气。望着膝盖以下褴褛的裤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翠绿色的蔓藤又全部回到了幽龙黑色的尾戒中。高翔看见,幽龙宽阔的额头上,有细细的汗珠密布。

“我就觉得这次的魈鬼不容易抓,它的六御者掌握的东西真不少。”幽龙咬了咬牙扭头问高翔,“你没事吧?”

高翔吐了口气,“死不了。兄弟,谢了。”从窗台上跳了下来,问道,“这些到底啥玩意儿。太TM恶心了。”

幽龙轻盈地跳下窗台,厌恶地说:“摩罗尸爪。简直多此一举。这个六御者知道我能找到这里,但是也应该知道这种小伎俩对我没用。”

“难道是为了抓我?”高翔整理着刚刚慌乱的呼吸。

“不可能,对方不会知道,你跟我一起来。”

高翔定了定神,“是不是文小忧干的?她这么做是为了吓唬你?”

幽龙摇摇头,“还不能肯定是不是那个女人。但她曾经呆在这里,也一定脱不了干系。不管怎么说对方只是个人

《暗间行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