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太浩》太浩下载 by无极书虫 太浩鬼畜

太浩

仙侠已完结

《太浩》是无极书虫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太浩》精彩章节节选: 姜元辰谨守心神一气呵成将青竹画做完,便上了金泉亭呈给司空长老过目。此时司空长老面前已经摆了好几副竹画,除了其中一副中规中矩的水墨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0 00:18: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太浩》是无极书虫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太浩》精彩章节节选: 姜元辰谨守心神一气呵成将青竹画做完,便上了金泉亭呈给司空长老过目。此时司空长老面前已经摆了好几副竹画,除了其中一副中规中矩的水墨

《太浩》免费试读

姜元辰谨守心神一气呵成将青竹画做完,便上了金泉亭呈给司空长老过目。此时司空长老面前已经摆了好几副竹画,除了其中一副中规中矩的水墨竹画外,其他几幅竹画都被司空长老刷下。不是墨画断续扭曲,就是所画竹叶上面的竹痕和青竹盆栽不合。

司空长鸣拿着姜元辰的青竹画看了看,方道:“几日不见,你的画技越发高明了,若是到了凡间也可以作为一代名画大家。”

那姜元辰所画的青竹栩栩如生,和司空长鸣身边的那一盆盆景一模一样,比起刚刚那一副合格的作品而言更多了一份意境。

姜元辰谦谦一笑,静等司空长鸣的评判结果。

当然是画技不错,不然那梦中数十载岁月岂非虚妄?姜元辰心中暗暗想道。

姜元辰有一件颇为隐秘的事情深深埋藏在心底。在他七岁那年曾经因为扑蝶贪玩而得遇仙缘。在他抓到那一只七彩蝴蝶的时候,不知不觉间昏睡三日三夜而不醒。

睡梦之际,姜元辰仿若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在那个世界体验了一次生老病死人生百态,甚至他之所以发了道心要成仙了道也是因为这一次大梦仙游的结果。

两个世界大不相同,那一个世界车水马龙不断,摩天高楼耸立,便是那一个世界的日月星辰、地理环境、文明体系也和这个神洲浩土大不相同。但两个世界却又有不少相似之处,比如在那个世界历史中的某一段时期,其人文风貌和衣着服饰跟神洲浩土颇为类似,甚至神洲浩土的丹青墨画也能从那个世界找到相同的技巧画艺。之所以姜元辰显得颇为早慧,甚至画技颇为造诣,完全是得助于那一方世界梦游的结果。

孰为梦,孰为真?是那梦蝶世界为假,还是自己仍在梦蝶世界之中?便是如今的姜元辰亦难以琢磨清楚。当初三日梦醒之后,姜元辰整个人浑浑噩噩,直接被家人送到了附近的太虚道观诊治,也因此才让他有了成仙了道的念头。姜元辰问道的最初目的便是寻一个“真”罢了。

也幸好梦中几十年的经历让姜元辰颇为老成,明白这种事情不可妄言便没有告知旁人,而是推脱自己仅仅睡了三日三夜而已。

因为神舟浩土上有诸多妖灵精怪存在,那太虚道观的观主单单认为姜元辰是这般情况,不知觉间得罪了一位精怪妖灵而被戏弄了一番,也没有过多在意。

之后姜元辰因为起了问道长生之念便时常去太虚道观求教那位观主道长,正是在这位观主的牵头下才让他十岁拜入了太虚道宗外门。

“是晨露的关系?似乎是幻术?”司空长鸣将两幅合格作品对比了一下,刚刚那一个弟子的画虽然也算是合格,但比起姜元辰的画而言便显得中规中矩,死板之中少了一份生气。

“不错!”姜元辰自得道:“弟子在青竹之上又书画了数滴晨露,按照弥罗小幻阵的路数布下了一个幻术阵法,让旁人观看此画时更多了一份活力。”

以幻术来感染观看者的心境,想法倒是不错,只可惜这种小伎俩对他这种金丹修士没什么大用。司空长老默想道,但此子刻意捕捉青竹盆栽上面的一缕生机意境,用幻术之法表现出来也算得上难得了,再进一步或许能够由画入道呢。

平心而论,司空长鸣今天的题目仅仅是考验注意力以及专注力,只要按照司空长鸣的那株盆栽将青竹完全描绘下来即可。但照着描写,这个发展的空间也就很大了,是按照青竹的形态描写,将青竹上面每一片竹叶的脉络都一一描绘,还是抓住其中那一缕勃勃生机的意境?

虽然那几点晨露不是青竹上面所有,但不用说,姜元辰能够抓住青竹意境的做法比起第一幅合格的作品更胜一筹。

“行了,你也上来落座吧?”司空长鸣指着沈平成旁边的蒲团道。

今天因为只有三个问道名额,所以司空长老仅准备了三个蒲团在自己对面。左边一个是沈平成正襟危坐,姜元辰看罢也走到了中间的位置上。

就是前后脚的功夫,又有一少年拿着一副竹画呈了上来。少年名沈岩,面相冷峻,身材消瘦,其九岁拜入山门仅仅比姜元辰小了一岁,但其修为却也稳稳步入了养气境界。

司空长老看到那副竹画之后面色不愉,而姜元辰余光扫到那画卷后,脸上也多了一份古怪之意。

“这画工也太差了吧?”姜元辰在梦中世界也是精修书画的大家,当然看得出来此子的画工之差。也对,沈岩这小子偏爱杀伐剑术,对这种技艺自然一窍不通。

“长老,得罪了!”沈岩对司空长老告罪一声,直接拿着自己手中的毛笔对着司空长老面前的盆栽划去。

司空长老手指微动,但似乎想到什么并没有动手。一旁姜元辰看到沈岩的动作之后也恍然大悟,盯着他的竹画和那一盆盆栽来回打量。倒是那沈平成看到这般情况之后,直接对沈岩呵斥道:“在长老面前舞弄剑术,你该当何罪?”

虽然两人都姓沈,但此仅仅是一个巧合,两人倒也算不得本家。

沈燕不言不语,将青竹盆栽裁剪之后,便立在一旁。

姜元辰看沈平成仍要说话便将他话头拦住:“沈师兄,如今司空长老尚未开口,师兄莫要逾越了。”

沈平成正如其名,他为人老实憨厚,所以他作下的那一幅画也是中规中矩,既没有姜元辰这般的造诣天分书画竹意,亦不如沈岩的剑走偏锋别出心裁,而是小心翼翼将青竹上面的枝干脉络一一书画临摹,所以司空长老才评价他的画呆板中庸无有生气。

“沈岩师弟的做法,不知道长老怎么看?”姜元辰曾经来此问道好几次,和司空长老也有些熟识,明白这位长老的脾气之后就直接开口问道。

“你怎么看?”司空长鸣指着如今光秃秃的盆栽问道姜元辰。

“天地俱灭生路尽绝,唯有一剑争夺生机。”姜元辰笑道:“沈岩师弟明白自己画功不行,难以将此青竹完全描绘下来,索Xing便不画一片叶子仅仅画出来一个竹干,然后过来将盆栽上面的叶子一一拔去。虽然做法偏激,但其所作的‘竹画’不是也跟目前的青竹盆栽一模一样吗?”

那沈岩的竹画即便是一个主干也是歪歪扭扭,所以他也把面前的直径青竹干削得扭扭曲曲。

司空长老望着这一株失了生气的青竹默然不语。灵活Xing,类似沈岩如今的作为在以往并非没有发生过,便是姜元辰李文二人也曾经做过类似的事情。用小手段欺瞒旁人,最后拿到了一次问道名额。修仙路上毕竟坎坷,要是不懂得变通也难以走得太远。

司空长老将玉磬一敲,对亭外诸弟子喝道:“如今三个名额已满,尔等明日再来吧。”

诸弟子笔锋一顿,一个个唉声叹气将毛笔一横便行礼告退。

“又是白白待了一天,看来明日还要早起才是。”

“只可惜金泉问道开始的时间正巧就是灵霞采气结束之时,看来明日只能学着沈师兄那般,大早起便赶过来等候,将那边采气的功课暂且放下了。”

“不过沈岩那家伙倒是够狠的,真不怕恶了司空长老不成?”

“说起来,还是姜师弟的画技最为高深,居然能够连意境也捕捉下来?”

三三两两,诸多外门弟子一边下山干活,一边议论了起来。

因为金泉问道的时间每天都有,所以他们倒也不怎么急切,加上他们大多数人的问题相似,只需要一个人问下来之后便可以获益一大帮人,就那种寻找信物之类的题目而言人数便占据很大优势了。这一次考验绘画能力的题目,他们原本就没报多大希望。

姜元辰看诸弟子离开之后,和司空长老请示一下就出了亭子将诸多门人的笔墨桌案收拾了起来。

装巧卖乖,姜元辰在梦中经历了一次别样人生之后当然懂得如何讨长辈欢心了。

而在姜元辰忙活的时候,沈平成已经问完了他要问的修行问题,直接起身下山继续修行去了。走之前,沈平成怪异的看了看姜元辰。难怪长老们喜欢这位师弟,单单这份知事懂礼就比那些毛头小子强多了,自己日后或许也应该对那些长老们恭敬一些?

当姜元辰回到蒲团之后,司空长老正在和沈岩讲解剑道上面的一些问题。

因为是外门弟子,所以太虚道宗不可能将真正的仙法剑术外传,所以外门弟子会的剑法仅仅有三套“清风伏魔剑”“明光斩妖剑”以及“晓月凌空剑”。这三套剑法足够诸多外门弟子在外行走所用,也是由一套内门剑法拆解而成,可以说是外门弟子的必修课。

不过沈岩所问的剑术问题倒也有几分仙家剑道的意味,姜元辰对剑术不甚精通,三套剑法仅仅用来耍把式而已,在一边旁听其中的剑法技巧也仅仅是一知半解。

不过司空长老似乎看出来姜元辰迷迷糊糊,便转而道:“外门所传的三道剑法乃是内门仙家剑术‘明月凌风剑’的拆解,沈岩你偏爱剑术能够从此之中参悟一点先天剑意,对你日后筑基也大有帮助。”

司空长老右手食中二指凝成剑气,在二人面前将三套剑法一一演示了一遍,最后三套不同的剑法路子忽然合到一处,又将一式剑法施展了出来。那剑气射到不远处的竹林,直接将竹林中的一列青竹削断。

“行了!这仙家剑法非你目前所能领悟,且先下去吧。”将明月凌风剑的起手式演示之后,司空长老便对沈岩下了逐客令。

沈岩乖僻寡言,对长老拱拱手便起身离开,仅仅留下正在思索那道剑

《太浩》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