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你和我婚深情浅》婚深情浅 前夫 后悔无妻 傲娇受 你和我婚深情浅全文章节

你和我婚深情浅

现代言情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你和我婚深情浅》的小说,是作者摇曳晶莹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这女孩至从认识了钟翰文,便依赖上他,变得开朗许多,钟翰文弄得进退两难,相处下去他已经没有了兴趣,想分手又有两怕,一怕黑衣人这帮狗腿子什么

蔷薇书院|更新:2019-09-10 00:16: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你和我婚深情浅》的小说,是作者摇曳晶莹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这女孩至从认识了钟翰文,便依赖上他,变得开朗许多,钟翰文弄得进退两难,相处下去他已经没有了兴趣,想分手又有两怕,一怕黑衣人这帮狗腿子什么

《你和我婚深情浅》免费试读

这女孩至从认识了钟翰文,便依赖上他,变得开朗许多,钟翰文弄得进退两难,相处下去他已经没有了兴趣,想分手又有两怕,一怕黑衣人这帮狗腿子什么都干的出来,二怕女孩再次受打击,真再有个三长两短。

一天女孩兴高采烈的拿出两张机票,要钟翰文陪她一起去云南丽江。鈡瀚文正要推迟,他接到一个电话:“一定要陪我妹妹去……到时候不会亏待你。”

鈡瀚文知道,硬碰硬是不行了。迫于压力他与女孩登上了飞机,按照地址,他们来到一栋别墅,除了佣人就他们俩。

他明白这一切都是黑衣人的安排,这情形暂时是逃脱不出去了,但他也知道,这事跟女孩无关,她甚至什么都不知道。

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后,他才发现,女孩时常精神恍惚,时而激动,时而哭泣。

没办法,只能每天逗女孩开心,女孩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只是上床这块他始终留步。

哪怕帮女孩宽衣解带,洗澡,搓背,他都把拉链这块拉得紧紧的,因为一旦没看管好,他将万劫不复。

一个多月后,鈡瀚文又接到电话,让鈡瀚文带着所谓他的妹妹出国定居,哪个国家自己选,不仅答应在国外给买房,还给一大笔生活费。鈡瀚文是喜欢生活在国外,可他再三思考后,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到了异国他乡,没准会被人灭了口,死无葬.身之地。

在一起待了四个月,他未曾敢动过一丝邪念。每天给女孩讲故事,讲他是哥哥,讲从小到大兄妹之间的情谊……。每天陪着她游山玩水,女孩精神渐渐平稳,有了笑声,也愉快的接受了他这个哥哥,

鈡瀚文慢慢引导,女孩才把她的恋爱史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鈡瀚文想,她们这伙人,说白了就是那个贪.官,最担心的是女孩去作闹,去揭发状告他。如果女孩平息了,再不去打扰他,他们也就不会步步紧逼了。

鈡瀚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慢慢开导,答应女孩永远做他的哥哥,以后无论她有什么为难的事都找他,女孩终于被他安抚下来。

四个月后他们才回到海市,到现在还保持着兄妹的友情。

钟翰文讲完这些,我确实受惊不小,真的有点晕,难以置信。同时我脑海中浮想联翩,或许那时候鈡瀚文压抑的太久了,作下了病根;也或许那段生活留下的烙印太深,以至于以后的日子里,无意识的就想去重温。

鈡瀚文目不转睛的望着我,我坐正了身子,笑着说:“今天咱随便聊天,我说话没深没浅,先讲好咱不带急的哦。”

“急?我怎么会急呢!聊天本就是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你随便说。”

“那好,那我就随便讲了啊!你说的这些,要别人打死不会相信的,孤男寡女在一起同床共枕四个月,什么事都没发生?我或许能理解些,我的理解是你雌雄激素都不达标,所以能控制住欲望。你喜欢徘徊在界限的边缘,好比猫抓来老鼠先不吃掉,玩耍一阵子,玩这个过程比吃了还开心。所以,我的结论是你不正常,正常的人在特定环境下,别说没人干涉,就算有都会有豁出去的冲动。过去皇宫里的太监,下.身就剩那么一个茬了,还勾搭皇上的女人呢!那可是冒着随时掉脑袋的危险的。你比柳下惠还柳下惠,人家就一晚,你一百二十个夜晚,你可堪称新中国的楷模,新时代的‘柳大人’!”

钟翰文依然腼腆的笑笑,甩甩头:

“也不是了,男女之间是要有深厚的感情基础的。”

“没错,是要感情基础,你跟怡莱相处一年多,你们还要什么样的感情基础?她因为什么跟你提出分手,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钟翰文沉默,沉默有三分钟,他缓慢的搅动着杯里的咖啡,微微仰起头,眉头轻蹙,慢悠悠地说:“我很珍惜与怡莱相处的这段时光,一直自我陶醉在这种飘逸的情愫里,我不敢轻易触碰更深一层的东西,我怕打破原有的美好,也舍不得。就好比你有个元代青花瓷碗,你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用它盛饭吃呢?”

对于他的说法我哭笑不得,本想说,那什么是爱的升华?但一想,还是别说了,人经历的不同,想法千差万别,钟翰文喜欢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三言两语也说服不了他,或许,他认为这样才是一种爱的最高境界。

之后,我把与钟翰文的对话一五一十的讲给怡莱听,怡莱当时就一句话,两字:“变态!”

我问怡莱,“这次在酒店遇到都说了些什么?”怡莱说:“很热情的打招呼了,能说什么,当普通朋友处着呗!”怡莱边说边两手一摊,嘿嘿的笑起来。

临分开的时候,怡莱一本正经的嘱咐道:“你遇事冷静些,对那苏家的孩子千万温柔贤惠些,逮到一个大V不容易,该矜持的要矜持,该出手时要出手,也许这是上天给你的一次机缘。

我反复琢磨怡莱的话,该什么,该什么,这个“该”到底是什么时候啊!说的容易,做起来难,这个度可不好掌握。

这时,我手机响,掏出来一看,果然是苏达强,

“你在哪呢?

“我跟朋友在外面,正想回去呢!”

“你到医院去……”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你听我说,米佳一个表哥,一个表妹要来医院看望米佳的母亲,也想看米佳。这两个人虽然没跟米佳生活在一起,但相互也都是看着长大的,对于他们的到来,比你第一次去医院我还要紧张。我的意思是你反应机敏点,听话听音,还有,我一会儿把细节发给你,你好好看一下,有我在你身边你不用怕。对了,你先去苏珊幼儿园,把她提前接回来,带她去医院。”

挂了电话,我的心也悬在空中,怡莱看我脸色不对,问我:“怎么了?”

我把事情说了一遍。

怡莱安慰道:“你这也没啥紧张的,有苏达强在就能给你遮挡一面了,多注意观察他的眼色,当然,不能让人家看出来。说你年轻了,说你漂亮了,你也用不着心虚,化妆品这么见效,整容业这么发达,谁不是越来越美啊!”

怡莱这么一说,我觉得还真起作用,心好像有了着落。我调侃的对怡莱说:“你永远是我的小主,失去你我将失去全世界。”怡莱说:“别贫了,赶紧背功课,准备行动吧!对了,有事及时跟我沟通。”

《你和我婚深情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