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卿君昏后雨》卿君知己不知醉 cj 卿君昏后雨完结版

卿君昏后雨

古言已完结

主角叫张齐,晋蓉的小说是《卿君昏后雨》,它的作者是媚如秋月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公子爷,为何前来帮助我们?”那边有个人走过来,手上端着一大碗山鸡类的肉食。怜心连忙接着,谢过。“我们乃是路过此地,没想一进这里,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9-09 12:23: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张齐,晋蓉的小说是《卿君昏后雨》,它的作者是媚如秋月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公子爷,为何前来帮助我们?”那边有个人走过来,手上端着一大碗山鸡类的肉食。怜心连忙接着,谢过。“我们乃是路过此地,没想一进这里,

《卿君昏后雨》免费试读

“公子爷,为何前来帮助我们?”那边有个人走过来,手上端着一大碗山鸡类的肉食。怜心连忙接着,谢过。“我们乃是路过此地,没想一进这里,就发现是这般情形,于是跟着走来了这里。见你们正忙,便上去帮了一些忙。”宸苏站起身来,解释道。这种情况是万万不能说是官府里的人。若是如是说了,不仅不会得来他们的招待,可能还会发生他们意料之外根本就无法控制的事情。“这些公子真真是乐善好施之人,我代表这里的人们谢过了。”那个人说着鞠了一躬,脸上盈满了笑意。“区区小事,不足为谢。”宸苏赶紧上去扶了一把。却听见后面“哎哟”一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宸苏回过头去瞧,却是孙礼佯摔了一跤。整个人扑在了泥地上,一身滑稽。听着“咕咚”一声,一个东西坠落了下来。适才对着宸苏道谢的人脸色“刷”的黑了下来。“原来你们是官府里的人。”他的口气陡然变得生硬。从孙礼佯身上掉落下来的东西是官府里的令牌,这无疑暴露了宸苏等人的身份。众人一时静默无言。那个山区的本地人并没有一下子气得大呼小叫唤所有人过来指责他们,只是站在那儿听着他们想说些什么。看来这人并不是不明事理之人。“我是刚刚上任的新一任知府。”宸苏说出了实话,既然已经如此,只能以诚待之。“知府?您的贵足怎能踏在这里?”那人冷笑道。“今日才来,实在是我的罪过。我真没想到,事情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那人打断宸苏的话。“我必定派遣人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宸苏本就打算回去就多多派遣人过来。“哎!本来我们对着官府里的人也无恶意。只是为了引起官府的重视而已……今日知府来此,并没有盛情接待,请恕罪。”那人叹了口气,准备跪下来行个大礼。“千万不可!”宸苏赶紧将他扶了起来。“我已经有罪于你们,怎可再受你们的礼呢?你可是这里的头领?”宸苏正打算明日就回去,商量好对策之后派遣多方人资物资过来。“这里没有所谓的头目,只是互相尊重罢了。我只是算得上是个说得上话的。”那人说话变得谦逊许多。“这块令牌,你先拿着。到时人力物资来了,叫他们见令牌行事。”宸苏将自己腰间的令牌递给了他。已经是十分信任了这个人。“这……”那人显得有些犹豫,像是不敢接受这样大的令牌。“你就收下吧。大人有心提拔与你。”有人在一旁催促道。“谢大人。我叫李与生。敢问大人……大人贵姓?”李与生打千问道。“宸苏。”宸苏说道。李与生瞪大了双眼,似是不可思议。“宸苏?你是宸苏?”李与生的声音变得颤抖。“正是。”宸苏笑道。“怪不得,怪不得!”李与生的眼里更生了几丝敬佩之意。想必李与生在这里的地位是相当高的。在李与生与众人解释一番之后,再没有人对官府有了一丝怨言,俱都是以礼节待之。宸苏等人安心睡了一晚后,就动身回府了。离别之际,宸苏给了他们一个承诺,必定会让他们重回当日的幸福,甚至要比曾经还要繁华好几倍。众人千感万谢的送了宸苏一路,宸苏千般回绝他们才陆续回了,继续干活。这次宸苏的内心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还好遇上了明大理的人。这李与生虽是山区之人,但却也能够理解这宸苏的苦衷,并未为难于宸苏。这让宸苏感到很是安慰。如若将这块地方交予李与生,必定能够繁荣不尽。回去的路上一路没有风险,走得很平稳,众人的心情也不与来时相同。一路上皆是嘻嘻哈哈聊着天,讲着些放松的话语。“大人,你可是算放心了吧。”怜心跟在宸苏一旁,笑着问道。这可是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大人这下子可以安然入睡了吧。宸苏也不说话,只是笑笑。他心里还有着两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一件是当日胡大爷家里的状况,还有那贾员外会不会又事外生事;一件是晋蓉。不过也算是解决了大半这里的灾情,宸苏的心情相较于来时,好转了不少。“只是那孙礼佯……”怜心声音突然低下来,悄悄的说道。“我已经叫张正盯住了他。但凡他再有什么举动,就抓个现行。”宸苏答道。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孙礼佯,事情偏偏总是那么凑巧,问题的矛头隐隐的就指向了孙礼佯这个聪明的师爷。走了好一会儿,山路就已经到了尽头,众人都释然,终于可以上马行路了。虽然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但是宸苏并没有减慢回府的速度。也于来时一样的速度,颠簸着来到了自己才熟悉了一日的府上。宸苏在府上好好歇息了几日。只是按照自己的承诺,叫张正给“险山”送去了许多物品,再批阅了一些公文,其余的时间皆用在写字作画上。写字与作画俱都能培养人的品性。宸苏自然不是如今闲着要培养自己的品性,只是内心的浮躁让他无法真真切切的静下来。只能握住毛笔、画笔,将自己的心沉淀于作品中,才让宸苏的心境缓了下来。这一日,张齐终于归来。宸苏正将当日在“状元村”各人作的诗句誊写,听到怜心叫道“张齐回来了”的时候,笔尖一抖,毁了一张作品。宸苏将毛笔放下,仔细端详了这张毁掉了的作品,笑了笑,放在了一边。“快叫他来。”宸苏站起身来。“大人!”话音未落,张齐就已经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宸苏的书房。“快坐。”宸苏指着离张齐的一张座椅说道。自己也坐在了张齐的身旁。“大人,我竟没有想到,晋蓉姑娘居然就是怡红楼里的绛珠女!当日大人甚是急切,于是我快马加鞭的赶到了都城。没想遇见了老爷手下的一人,我将大人如今的状况与他说了些,让他报告老爷,让老爷安心。”正说着,怜心端了两杯茶水过来。张齐拿过一碗,一饮而尽,继续讲道。“再到怡红楼的时候,那儿正热闹着,我直接与那儿的嬷嬷说道要见绛珠女,她却一脸笑意,说要我在后头排着。我想着大人定是要紧事才让我过来,于是我将自己的令牌掏出来给那嬷嬷看,她看了半天,又仔细瞧着我,像是感到不可思议一般。”张齐笑道。“宸府上的人又有几个去那种地方的,也难怪那嬷嬷思量半天。”怜心在一旁说道。“最后她还是放我进去了。叫我稍等,一会儿就领我进了一个房间。我刚踏进房内,嬷嬷就关上门离开了。那房内置着好几层帘子,我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人。”张齐说着叫怜心再端茶水来。“这位爷要听什么曲儿?”里面的声音传出的声音吓了张齐好大一跳。这声音与当日“状元村”见着的柳儿的声音很像。“我找怡红楼里的绛珠女。”张齐仔细看着,只能看到朦胧的几道人影,根本就看不到里面人的容貌。“咦?”张齐听见里面的声音小小的疑惑了一声。声音很小,张齐本身习武之人,自然轻而易举听得进。“我家大人有一封书信,叫我亲手递与怡红楼里的绛珠女。”张齐见里面半天不出声,只好掏出怀里的信笺,再次说道。再抬头看时,里面的人影似乎站了起来。正缓缓向这边移动。张齐睁大了双眼,在帘子一层层被撩开的时候,走来的两个人的容貌越来越清晰。最后一层珠帘被掀开的时候,张齐惊吓得几乎要将手中的信笺脱手。“张齐!”柳儿惊呼一声,差点要冲了过来将张齐抱住。“怎的……是你们?”张齐还没有缓过神来。“怎么?我们不该出现在这种风流之地对不对?”柳儿的语气变得悲伤起来。“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张齐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但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是宸大人的信笺么?”晋蓉这时候终于说话,声音清软得像是没有发出声响,却是灌进了人的心里。“是!晋蓉姑娘。”张齐急忙将手中的信笺递给了晋蓉。“大人十分紧急的样子。”张齐又加了一句,示意晋蓉立刻就拆开来看。晋蓉瞧了张齐一眼,便轻轻的将信封拆开来,打开宣纸,细细看了起来。张齐注意着晋蓉的神情,她却慢慢盈着了笑意。正当要问的时候,却听见推门的声音。“啊呀!绛珠女你怎么就见人了!”是那个嬷嬷,很夸张的大叫。“嬷嬷……”柳儿还未来得及解释,就被嬷嬷推开。“快进去。”嬷嬷瞧了一眼张齐,疑惑着这个男子怎么会让绛珠女主动出来见人。边轻推着晋蓉进了内房。晋蓉手快,早已经将信笺藏进衣袖里。嬷嬷与晋蓉进去的时候,柳儿赶紧对着张齐说了一番话。“几日后,我将回信转交于你。”柳儿悄声说。“可是大人心急,怎等得几日。”张齐焦急的说。“那就在‘桂城’相见。进城的第一家客栈见。”柳儿说完赶紧应着嬷嬷的叫喊进去了。“你的意思是——晋蓉还会给我回信?”宸苏一时激动,问道。“是。我这下回来与大人通报消息,今日歇息一晚,明日再起身去桂城。路途不近,只能提前出发才可碰面。想她们再怡红楼里过得定是不如意常多。任何事都受着管束。”张齐叹口气。“若是晋蓉愿意,我定会将她从怡红楼赎出来。”宸苏想着晋蓉竟生活在如此水深火热之中,内心一阵心疼。不知晋蓉竟然在这样的环境中,也能成为如此飘逸的神仙人物。“柳儿也一并赎出来吧。她也挺可怜的。”张齐想起柳儿并没有像晋蓉一般受嬷嬷的关照,只是跟着晋蓉享了一些福。若是晋蓉离开,那柳儿定是不堪沦落被人糟蹋。“那是自然。”宸苏点头道。“你快去梳洗一番,随后好好睡一觉。明日还得启程……真是辛苦你了。”宸苏又想起张正的事情,对眼前的张齐不禁又多了好几分亲人般的关心。“大人,这都不算什么。我先去了。”张齐说着打千离开。宸苏这才端起了自己的茶,慢慢饮了起来。却抬头看见了怜心有些不快的神情。“怜心,可是有什么心事?”宸苏问道。“没有,大人。”怜心见大人问起自己,摇摇头。“你也有几日没见张齐了,去与他叙叙吧。”宸苏摆摆手让怜心去。怜心点了点头,顺着张齐的步子,走了出去。宸苏品着茶水,感觉倒是香甜了不少,不由得笑了出来。这边怜心过去为张齐准备了一些热水与食品,却不说话,只是做着事情。“怜心?”张齐感到很奇怪,这样的怜心却是很反常。“恩?”怜心抬起头来,脸上多了些恬淡,虽然没有笑意,嘴角的旋涡却随着怜心的抿唇显现了出来。“没什么。”张齐突然有些脸红,便低下头收拾着自己的包袱去了。怜心见他如此只好又埋头收拾了起来。静默好久,怜心终于开口了。“柳儿可还说了些什么话?”声音很轻。“什么话?”张齐显得很疑惑,不知道怜心是什么意思。“她什么话也没有与你说?”怜心看着张齐的眼睛问道。“当时时间很紧,除了说几日后在‘桂城’相见就没有多的言语。”张齐只道是柳儿没有说些事关怜心的事情,边解释道。“哦,敢情是等着几日后再说呢。”怜心的语气醋意十足。“说什么啊?”张齐是丈二摸不着头脑。“哼。”怜心转身就走。张齐一把抓住了怜心的手。“你是在担心我与柳儿好上了?”张齐终于懂了些什么。怜心也不说话,挣扎着,想解开张齐的手,可张齐的手岂是怜心能够拽的下来的。张齐见怜心像只翻腾的小猫,便只好一把将怜心抱住以冷静怜心。这举动让怜心真切冷静了下来,这下换她一动不动了。胸膛前的身子柔软而又轻盈,张齐抱住怜心的时候没想到自己的心跳却是如敲锣打鼓般闹腾了起来。“放心。我不会的。”张齐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却让怜心感动到几欲掉眼泪。张齐从来不会说些什么甜言蜜语,他只是说实话。他的一个承诺让怜心彻底放了心。这个晚上,万籁俱静。众人睡得格外香甜。草地上隐藏着的虫儿却不休息,格外卖力的叫着,更加衬托了夜晚的宁静。盈盈月光洒满了整片土地,终于是静了一静呢。次日清晨,张齐便出发了。宸苏送出门的时候,张齐与怜心正难舍难分,像是出远门一般的新婚男女。“好了,好了,张齐过不了两三日就回。你们倒像是刚成婚的夫妇一般。”宸苏调侃道。怜心羞红了脸,放开了张齐的手。张齐笑着上马,说着“就回”,便驾马而去。这几日过的倒也是清闲。宸苏上街巡视了好几遭,发现这里的治安很好,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没有条理,倒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许多事物。想必那上位知府定是下了不小的功夫。可惜啊,被查职革办了。正在街道上走着,发现一个说书人。周遭的有许多人都围在那儿。宸苏刚走过去,很不凑巧,那个说书人恰恰讲完了。周围掌声不断。等人散尽了,宸苏好不容易走进了说书人。“这位爷来得晚,是否听到了故事主人公是谁?”那个说书人笑着说道。“正巧未曾听到些许。”宸苏摇摇头。“讲着的是我们兰溪的上一任知府的故事。他为了我们衣不解带,时常布衣素食,与我们这些老百姓产生了深厚的情谊。可惜被奸人所害!”那个说书人悲痛不已。“我道那样清雅之人怎会贪污,原来是被奸人所害。我倒要查查,是谁要害如此的好人。”宸苏暗暗揣摩道。“看这位公子是生人,必定不知道我们这位知府有着怎么样的一个品性。”那个说书人很敬仰上一任知府。“你倒是说说看。”宸苏很感兴趣,也可借机学学为官之道。“他从未在我们这些平凡老百姓面前摆过官架子,一直清清白白,也不与一些狗官来往。可就是太过于清白,才会遭人妒忌,这才有了如今的下场。哎!还不知这一此新来上任的知府可是怎样的一个人物!”那个说书人很真诚的样子,将实话都说了出来。正聊着,就见自己府上的人过来通报了。“大人,张齐总管回来了。”

《卿君昏后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